日音黯

所谓你情我愿

【作者废话很多,阅前提醒超长】

本文所用食材:

全职的设定+银魂的剧情+微微的基调+言情的狗血+现实的吐槽+双神的互动【最后是重点!毕竟这是CP文。其余……其余我也不知道怎么加进来的,脑子短路就产生了这玩意,如果雷的话慎入】

食用备注:

全职——全职高手,涉及战队、游戏等设定(因为太懒所以完全照搬不改,大概会形成全职里的银魂或银魂里的全职的微妙状态),不过只有第一幕打全职高手的tag之后都不会打

银魂——总剧情和银魂原著基本挂钩(还是因为懒),但事件发生先后有调整。

微微——微微一笑很倾城,主打男女主甜暖(?)相处基调(虽然,以神威后来的性格······甜暖什么的,大概吧)

狗血——不告诉你(喂!)

 

食用注意:

1.现代混未来向(?),首发贴吧,重修文,然而玛丽苏天雷ooc还是会有,再加上双神身份的狗血设定唉唉,脑子不够用

2.文笔渣,双神互动向,中期狂飙剧情向,描写什么的我啥都不知道

3.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段感觉谜之熟悉,到底借了哪家大大的梗和语句已经忘了,如果造成麻烦请提出我去改改

4.童年期长长长,某人貌似借写双神的名义做了一次神威性格分析,然而这个神威和原著的神威不是一个人啊【绝望脸】

5.神威好哥哥做到一半中二系列,神乐白痴妹妹彻底长成彪悍女王系列,青梅竹马的堂兄堂妹同住一屋檐下系列

6.有部分剧情涉及商业、医疗、法律与种种杂事,因为某人缺乏常识查资料查半天也还是傻傻搞不清,有些内容还写得极其含糊,所以······欢迎捉虫?or将就着看?

7.好像没什么要说的了,嗯,其实嘛,这是一个充满私心的故事,我希望他们俩即使经历了黑暗也依旧可以愉悦地相处,我希望把他们拖进一个相对更美好的世界让他们能最终圆满,我希望他们虽然背负过去阴影但现在却可以互相支撑,我……我祝双神幸福啊就这样

 

1【小时候明明都那么可爱】

“神威,别玩游戏了,这是你堂妹,过来打个招呼。”

带着父亲威严的低沉话语落入神威耳中,神威点击鼠标的动作一顿,抬头看了眼蹙着眉头的神晃,随即毫不拖沓地丢下笔记本上正在进行的游戏对战,起身走到所谓的堂妹身前。

三岁的孩童娇小憨萌,小手拉着江华纯白毛衣长裙的一角,仰起脑袋好奇打量神威。

“这是你哥哥哦小神乐。”江华在神乐背后轻拍,鼓励她上前。

神乐在温柔催促下下意识迈向神威,脸上扬起粲然笑容:“哥哥好!”

“嗯,”神威也下意识低头微笑应声,“神乐好呀。”

然而招呼后两人间却静默下来,神乐敏感地察觉神威轻微的不快,虽然很想问为什么要叫梳辫子的神威哥哥而不是姐姐,难不成他是人妖?

但毕竟陌生而对方心情又不好,出于家里妈咪“在别人家必须礼貌尽量少用嘴伤人”的训诫,神乐乖乖闭嘴观察这格局虽小但装修精致的客厅。而神威对怎么和小不点交流毫无经验,昨晚又和神晃就“游戏时什么都不管什么都听不到”的问题大吵一架,今天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去,也便没主动开口。

江华见状微微无奈地一笑,正要开口打破僵局,神晃咳嗽一声,先命令道:“神威,这段时间你堂妹住我们家,她比你小,以后你多照顾点。”

年龄小的似乎总该被优待。

神威低了下颌看小小的萝卜头眨巴着和他一样的湛蓝双眼,似乎并不太懂自己年龄带来的特权,见他目光投来又傻乎乎地对他笑,一副娇憨乖巧的模样。

“知道了。”他无所谓地答应,只要她别烦他,照顾什么的他并不觉得不乐意。

江华见到儿子随随便便地一口应下,不由露出些微揶揄笑意:“神威,小神乐一家刚刚搬过来,因为父母背着房债所以得忙着找工作赚钱,小神乐很可能会在家里住很长一段时间哦,照顾妹妹不是件容易事,有什么麻烦的话尽量和我说,好么?”

“嗯,知道了妈妈。”神威不再敷衍地勾起唇角,点头应道。

在旁的神晃见这小子在江华面前笑意盈盈,在他面前爱理不理敷衍了当,虽然明白是昨日吵架的影响,心下还是有些郁结。

视线转向因自觉无聊,晶蓝眼珠在房间内转溜来转溜去的神乐,后者察觉他的目光,小脸顿时漾开烂漫的笑,圆圆的小包子脸,橙粉的发色和钴蓝眼眸与小时的神威相似非常。

神晃心底慨叹——

果然当初应该生个女儿的,看神乐多好,见他就会笑。

他貌似忘了神威当年见到他回家满面惊喜开心的模样和一向的听话。

**

正午,四四方方的橙黄八仙桌上整齐地摆好各式饭菜,掌厨的神威与江华把最后两盘菜端上桌面时,就见赤脚立在长凳上的神乐在神晃鼓励下,左手撑桌,右手勉强地握着筷子,以极其笨拙地方式夹起一片油炒的青菜叶。

小丫头刚张嘴要把菜叶叼进嘴里,筷子一松,菜叶“吧唧”拍在坐在神乐右手边的神晃手背上,落下一片油渍。

神乐张着小嘴怔了怔,似乎因为没接到食物只接到一嘴空气有点茫然,茫然过后抿抿嘴,可怜巴巴地扭头望着神晃:“神晃帕比对不起阿鲁。”

神晃当然不会和她计较,随便安慰一番正要用餐巾纸要解决掉手上的一坨,却见神乐蓦然伸手过来——

“别扔别扔还可以吃的阿鲁!”

“这怎么还可以吃!手上都是细菌!”神晃赶忙把手上的菜叶处理掉,抓了个空的神乐小脸上一副可惜了好大一片青菜叶的神情,眼中似乎还有点鄙视神晃浪费的意思,看得一旁的江华神威忍不住笑出声。

 “为了身体健康还是要注意饮食卫生的哦,”江华走到神乐背后摸着她的小脑袋轻笑,“接触过大叔可怕的手的食物还是不要入口比较好,来,坐下吧。”

仰视江华浅浅笑脸的神乐懵懂地点头,看向神晃的眼神里又多了点奇怪的情绪。

接收到这眼神的神晃不干了,当下拍桌开始反驳“大叔可怕的手”中“大叔”和“可怕”两词,却被江华简简单单的三两句话堵回去,憋屈地埋头开始吃饭,扒了几口又对坐在桌对面笑得两眼弯弯的神威道:“神威,你去喂一下你堂妹,她还不会用筷子。”

“诶?”神威刚坐下咽下一大口饭,接到这个要求不由偏头问,“用勺子吃不可以么?”

神晃摆摆手:“她用起勺子来比用筷子还要命,刚刚的乱摊都我收拾干净的,也不知道她在家都怎么过的······”

坐在神晃对面的江华淡淡瞥了神晃一眼,还想表示一下对神乐在家状况担忧的神晃讪讪噤声,低头大口大口扒饭。

神乐和神威在一片静默中大眼瞪小眼了几秒,而后神威略显无奈地叹了口气,端起饭碗走到神晃身边,语气平淡:“让一下,爸爸。”

神晃闻言一点不拖沓,起身吞下满嘴饭后就揉揉神威的头,似乎是突然想起一件要交代的事,对神威说:“刚接到电话,大后天我得去B市,明天有什么地方想去玩,我带你们去。”

言罢他坐到江华身旁,又开始吃饭大业,狂野凶猛的吃饭方式和身旁优雅迅速地解决饭菜的江华形成鲜明对比,却看得神乐一脸垂涎遗憾——神晃帕比江华妈咪,你们再吃下去我就没得吃了阿鲁!

神威面对神晃的出差提醒好像早已习惯,“哦”了一声就准备执行神晃交给他的任务,低头却见神乐满脸“你们吃慢点啊给我剩一点好不好”的模样,本来稍有点低落的情绪又被这丫头扫开。

他眯眼笑:“神乐,把碗给我。”

神乐立即递上碗,积极得近乎着急。

“张嘴。”

“啊——”小丫头很乖巧地张开小嘴。

神威见她类似雏鸟嗷嗷待哺的小模样似乎觉得有意思,笑容又明朗了几分,小心地用筷子喂了她一口白饭和青菜,又像耐心到近乎一步步来的老师般开口道:“好了哦,你吃吧。”

神乐小嘴却张得更大,含含糊糊地说:“还阔以(可以)·····再来一块排骨阿鲁。”

神威:“······”

**

悬挂在明洁白亮墙壁上的圆形银框时钟慢慢走向九点,江华打开神威卧室的房门,就看到两只小家伙排排坐在床头,神威正翻开一本故事书,一本正经地读着那些他早觉得无聊的故事。

听到房门打开声响的两孩子齐齐抬头,对江华同时露齿一笑,仿佛排练过的样子看得江华忍俊不禁,眉眼微弯地走进门掖了掖两人的被角,坐在床沿笑问神威:“照顾妹妹的感觉如何?”

“还好。”神威看了眼还算安稳乖巧的丫头,对母亲微笑道,“她······挺乖的。”

如果忽略她之前莫名其妙要求他扮演公主的事的话。

神乐似乎不怎么在意神威对自己的评价,看江华到场就小手比比划划地道:“哥哥好厉害的,他还会武术,是男子汉阿鲁。”

她眨着亮晶晶的湛蓝大眼,眼中好似充满着孩子气的崇拜。

神威却被她说得脸色一变,抿紧唇角的一刻浅浅的红瞬间染上面颊和耳朵,本能地开口解释道:“是她刚刚想让我······”想让我扮公主我才不得已给她表演了一下格斗技巧的,不是故意在她面前秀能力。

江华尾音上扬地“哦”了一声,稍含调侃意味地先道:“那小神乐要好好和哥哥学习武术哦~哥哥可是很厉害的呢~”

神乐当下点头点得欢快:“嗯嗯,江华妈咪我知道的阿鲁!”转头去看神威,却发现他突然把故事书往自己脸上一盖,但动作再怎么快速也架不住神乐转头来得快,她立刻好奇出声道,“诶?哥哥你脸怎么红了?”

神威:“······”

 

2【欺负与宠爱貌似不矛盾】

“老夫老妻”陪同俩孩子去游乐场的经历暂且略过,接下来几日神威算是彻底领会到妈妈那句“照顾妹妹不是件容易事”的意思。

原本以为这个看上去爱笑乖巧的丫头不怎么会闹事,哪知道爱笑乖巧只是表象,稍和他熟悉一点后毒舌任性的本性就暴露出来,一不高兴就瘪下嘴哭得抽噎,在某些方面还特别白痴,加之神晃对神乐过分的宠溺爱护,要不是神乐还算懂分寸没触到他底线,做错事了也会适时道歉及时改正,他大概会把这丫头扔开。

不过经历了初期近距离相处导致的种种摩擦后,两只孩子似乎渐渐掌握了与对方相处的诀窍。

虽然体现在日常里不知为何有种微妙的不协调感——

2217年11月2日,神乐来神威家第七天,达成“勉强学会自己用勺子吃饭”的成就。具体过程如下:

神乐(11月1号晚上吃夜宵时乖乖坐在卧室写字台前的黑色转椅上,特别自然地张嘴)

神威(稍躬身与神乐平视,笑眯眯地舀起一勺黑米粥,轻吹几口后将勺子递前):有点烫哦,注意点。

神乐(欢快地点头后微微伸过脑袋预备咬住勺子)

神威(无辜地笑了笑,在神乐之前先一口吞掉了满勺的粥)

······

神乐(张着空荡荡的小嘴不可置信地瞪大湛蓝眼睛,半晌后小嘴一瘪,眼角泛出水色):呜······

神威(立即又笑得灿烂地舀了一口粥递到神乐眼前):哎呀,你哭什么,哥哥不是不给你吃哦,张嘴,啊——

神乐(抽泣着怀疑地看了神威一眼,张嘴)

神威(在神乐即将碰到勺子边缘时,又一口吞掉勺子里的黑米粥,垂眼看着神乐一脸懵的表情,头顶呆毛晃晃,笑容纯良无害):啊,骗你的。

神乐(泪):······我不要哥哥喂了······哥哥大骗子!呜······

神威(非常赞同地点头):嗯嗯,那接下来神乐要学怎么自己吃饭哦,不能偷偷用手抓也不能端起碗就把碗里所有的东西都吞掉,知道了么?

神乐(抽噎中):······你教我?

神威(点头)

神乐(QAQ):不要不要,哥哥会把勺子和筷子也吃掉不给我用阿鲁!

神威:······你是白痴么勺子和筷子能吃?

嗯,失去的信任貌似不是那么容易捡回来的。

神威抱着某个哭哭啼啼的丫头,边给她擦眼泪揩鼻涕边把夜宵全喂她了才将她哄好。哄好后看着神乐笑得特别明媚开心的样子,他不禁冒出个奇怪想法——貌似,他哄孩子的技能提升了?

**

2217年11月15日,神乐到神威家第二十天,神威达成“睡觉时适应身旁有人”的成就。具体过程如下:

神乐(2217年10日28日,醒来时发现自己的腿正被神威默默地从他脖子上挪开,并在之后接受神威两人睡觉在床中间隔一卷毯子的建议)

神威(2217年11月1日,半夜被冻醒,发现共盖的被子已被某孩子卷成一团,大有将自己变成兔肉(?)卷的趋势)

神威(2217年11月4日,凌晨夜起后回房,微眯着眼刚适应卧室微弱光线不久,便察觉床上的一小团往左一滚,又一滚,再一滚,好了她成功滚下去了)

神乐(2217年11月5日,神威让她枕着他胳膊睡,2217年11月6日,她枕着神威的胳膊睡,2217年11月7日,胳膊枕着她睡,呸,她继续压着胳膊睡······很久后她从某个大叔口中得知——原来用胳膊枕着另一个人睡觉是很累的事,第二天早上胳膊会麻痹到几乎无知觉,由此她无比同情用胳膊枕了她五年以防她睡觉出状况,并反复纠正她不良睡姿的神威,以及无比怀念那时候只因受神晃江华委托照顾好她就十分尽心尽力的好大哥)

**

2217年11月30日,神乐到神威家第三十五天,神乐达成“勉强学会跳华尔兹”的成就。具体过程如下:

神乐(见电视剧里男女主在舞会上跳舞,惊艳后对一旁玩网游的神威道):哥哥,我想学这个阿鲁!

神威(敷衍地看了眼后继续跑游戏任务,语调轻松随意地回应):跳华尔兹么?待会教你,现在不要打扰我哦。

神乐:好呀好呀!

······

神乐:哥哥,华尔兹是什么?

神威(声调微沉):说了不准打扰我。

······

神乐:哥哥,华尔兹就是那个舞对吧?

神威:······这是废话,白痴妹妹。

神乐(被骂白痴略微不爽ing,开始直接叫名字):神威你怎么会跳华尔兹阿鲁?

神威(操纵角色使用技能将小怪打死):妈妈说方便泡妞(?)。

神乐(惊讶地微微瞪大眼):是江华妈咪教你的阿鲁?

神威:嗯。

神乐(仰望崇拜中):好厉害,我以后要成为像江华妈咪那么厉害的人!

神威(仿佛认真地鼓励):那要加油哦。

神乐(突然想起来什么的样子):现在可以打扰你阿鲁?

神威(点下笔记本屏幕上“任务完成”的标识,转头抬指在她额上一弹):······你已经打扰了不止一次了,神乐。

神乐(QAQ):痛!

神威:······你真的好麻烦啊。好啦好啦(抱起哭嘁嘁的神乐)我教你跳华尔兹好么?不哭了哦~

神乐:呜······给我打一下阿鲁,我就不哭了······

神威(^ ^):你觉得可能么?(偏头躲过神乐探过来的小爪子)不想学华尔兹了?白痴妹妹~

神乐:······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