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音黯

【双神】所谓你情我愿(3~4)

3【傲娇与爱哭鬼的日常】

黑暗慢慢在天空洇开,璀璨星芒浮现于一片苍茫的暗蓝中,堆挤着,散乱着,晶亮灿丽得宛如点缀在深色天鹅绒上的碎钻。

碎钻散落在微暗的钴蓝色瞳仁内,渐渐被水光扭曲。

“呀咧呀咧,你又哭什么?”

神威戳戳站在卧室窗前的神乐软软的面颊。

 “······想妈咪了阿鲁。”神乐抽抽鼻子,抬手用鲜红长袖粗鲁地抹了把眼泪。

神威随手抽了张纸巾递给她,口气无奈:“你果然是爱哭鬼投胎吧神乐?”

“不是阿鲁!”拿过餐巾纸擤了鼻涕后,坚决否认。

“哦,那是喜欢流眼泪的白痴妹妹?”

“······不是阿鲁!”

爱哭鬼和喜欢流眼泪的白痴妹妹有什么区别吗?

“嘛,到睡觉时间了,别哭了哦。”神威拉下卧室的上下拉窗,抹掉神乐眼角渗出的泪迹,轻轻巧巧把她抱起来。

“······不要阿鲁!”她小手攥住他黑色针织衫的衣领,嘴角又瘪下。

“你很烦诶!”

“呜······”被责备的语气吓到,委屈地开始呜咽。

“······”

神威小脸上显出烦躁不耐之色,虽说这些天来已经有些习惯神乐时不时的哭闹,而这孩子哭起来也一向只是眼泪淌得欢,从没撕心裂肺仿佛恨不得让全世界知道自己委屈地哭喊,安慰她也不算难事,基本稍稍放软语调说个笑话就能让她破涕为笑,但他耐心也是有限的。况且今天和江华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她的病情已然加重,近期最好卧床休息,过段时间后再去复检,这让他实在没什么心情去安抚神乐。

“再哭就把你扔出窗外哦!”

不听话就用威胁好了。

他很单纯地想着。

然后就听到被吓坏的孩子第一次“哇“地一声哭出来,连带手脚都在他怀里挣扎,让他不得不弯腰,松手将她安稳放下。

“骗你的,白痴妹妹。”无语地看到这丫头窜到房间角落,握住扫把簸箕一副“你敢过来我就打死你”的样子,神威只好出声解释,“我把窗户都拉下了怎么把你扔出去啊,好了别闹,睡觉了哟。”

神乐使劲摇小脑袋:“才不要阿鲁,哥哥又骗人!哥哥是坏蛋!”

荣幸因为一次小小的威胁就登上坏蛋宝座的神威脸色一沉,倒不是因为被骂骗人骂坏蛋,只是这丫头软硬不吃,麻烦得让他有点反感。

“随便你。”他面无表情地扔下这句话,直接脱了衣服换上睡衣就钻入房间中央的床铺中,不再理会神乐。

神乐望见平日温和的神威突然生气不禁一愣,犹豫了片刻,小手慢慢松开扫把簸箕,在角落抽泣了会才摸到神威身边,很小声很小声地开口:“哥······对不起阿鲁······”

她想起来这些天神威对她的依顺和照顾,妈咪教育她在别人家做客不能给他们带来麻烦,没有谁有义务照顾她,如果一味任性只会惹人厌烦,她虽然不太懂道理,但至少也明白人家对她的好远超对她的坏,因为一时不愉快闹闹别扭也就罢了,一直闹下去大家都不会开心。

她不喜欢大家都不开心,她不喜欢像在原来的地方那样被孤立,远离,甚至鄙夷嫌弃。

好不容易有个年龄还算相近的玩伴,她不想因为一次闹别扭就失去。

尽管她隐约明白,在原先地方受到的待遇是她再怎么道歉认错都无法改变的,而在这里做错了道歉认错就可以获得被彻底原谅的机会。

“哥哥,对不起······我以后不闹了,”她又重复了一遍道歉,旋即对看似睡着的神威稍大声地说道,“还有,灯没关,你还没洗澡,不可以睡觉阿鲁,不然会被江华妈咪批评的!”

神威:“······”

门外因为听到神乐哭声赶来的江华“扑哧”轻笑,原本打算压下门把手的手抬起,慢悠悠地转身离开。

她家儿子呐,和他爸爸还真是像呢。

闹别扭都会处处留破绽啊~

 

4【稚气的邀请和主线预警】

神乐在神威家里呆了三个月便转回自己新家。

临走前小丫头意外热情在父母面前把神威夸得可以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只差不能生孩子,让两家父母笑得乐不可支,但明明清楚神乐小心思的两对父母却默契地没有点破,最后还是神威开口停下某个孩子令人极度羞耻的夸奖——

“有空来我家玩哦。”

他道。

只一句。

她想要的不过是这么一句而已。

他看着女孩亮起来的湛蓝眸瞳,撇过头让鬓旁垂落的发丝遮住烧红的耳朵。


评论(5)

热度(22)

  1. 七夜约克夏日音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