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音黯

【双神】所为你情我愿(5~10)

第5段在贴吧作为段子发过,写这段子的时候就想开启重修模式了,然而一直在拖······

5【隐伏的危险】

小团小团或青绿或枯黄的苔藓攀附于泛黄墙壁和黧黑地面的交界处,几株碧汪汪的细草挤在苔藓间共享着争夺着为数不多的养料。

“哥,你在干什么阿鲁?”

软糯清甜的语声自背后传来,正蹲身发呆的神威支着下颌的手一颤,仰头片刻才偏转小脸,唇角微勾:“没什么啊,看草和苔藓打架而已。”

“打架?”神乐歪头露出困惑的神情,上前几步和神威同样蹲下,“它们不是好朋友阿鲁?一直一直在一起的好朋友?”

“嗤······不是哦,”嗤笑一声,神威轻触神乐软乎乎的脸,见其蹙了蹙眉却没有拒绝意味,索性轻轻捏上去,“白痴妹妹,生命生来就忙于争抢呢~”

神乐鼓起小脸摇头摆脱对方的捉弄,明丽的湖蓝眸子凝视神威的双眼,好奇辩驳:“可是好朋友本来就可以抢来抢去啊,我也会抢哥哥的吃的,可我们还是好朋友阿鲁!”

“是么。“神威不置可否地轻笑了声,双手一撑膝盖站起来,转身欲走。

神乐却一把拽住他黑色T恤的衣角。

“哥哥你要去哪里?”

“······回家哟。”他握住她的小手准备拉开。

“你刚刚······”你刚刚是不是在哭?

神乐收紧了小爪子,抬眼望进神威笼着雾气的钴蓝眼睛,犹豫了一下又低头,“刚刚有没有看饿阿鲁?”

有些话是不能轻易出口的。

比如戳破一个孩子勉强撑起的笑面。

那会很伤人。

神乐敏感地如此觉得,虽说时常表现得大大咧咧蠢萌单纯,然而她并不缺少女孩特有的敏锐观察力和第六感。

神威头顶的呆毛晃了晃,下意识闭上眼睛似乎想掩盖什么,但又很快睁开眼,稍稍攥紧手心里的一团柔软,瞥着角落答非所问:“呐,去我家吧,给你吃好吃的哦~”

女孩双眼一亮,随即却咧开灿烂笑容:“哈哈·······哥哥你像妈咪说的坏叔叔阿鲁!"。

“嗯?你说什么?”

神威眯起眼伸手揉乱她梳好的丸子头,惹得神乐“啊”地惊呼后立刻蹦起来去抓他头上翘起的不乖顺呆毛,却被后者轻巧地后跳躲开,而后松松抓住她乱挥的臂。

“混蛋哥哥阿鲁!”

“好啦好啦,待会给你梳好哦~”神威手揽过她的膝弯将还是小团子的她抱起来,走向自家家门。

“不许耍赖!”怀里的小家伙稚气地叫嚷。

“嗨~嗨~”

 

6【暗藏的矛盾】

收拾好行装再度准备出差的神晃刚跨下第一级台阶,便顿了脚步。

立在台阶下方的神威牵着神乐的手抬头,原本还算活泼放松的神情又慢慢凉了下去。

“回来了,神威,”神晃拾级而下,“回去好好想想你到底错哪了,你也不小了,应该知道要担起责任。”

错哪了?又是我的错?每一次都是我的错?真的都是我做错了?

神威微微抿起唇角,握着神乐的手也本能地收紧,正要反驳却先行感受到小家伙回握的力量,他瞥了她一眼,神乐仿佛没有感受到父子间诡异的氛围,大咧咧地对神晃露齿笑:“神晃帕比!刚刚打电话,妈咪说让我周末住哥哥家里阿鲁!”

“哦?”神晃怔了怔,嘴角扯起笑意,“那神威你照顾好你堂妹。”

“我知道。”

“那我先走了,”他轻轻拍了拍神威的头,“记得把作业写好。”

“······嗯。”

惯例的毫无解释,惯例的毫无留恋,惯例的强制命令。

惯例的,看似温存的家人间的亲近,但转身离开时却又坚决冷酷到让人无法阻拦。

和神晃擦肩而过的一瞬神威垂了眼,强忍住满腔发酵的疑问和酸涩。

反正问了也没用,爸爸永远坚持自己是对的,永远坚持小孩子不用管听话就行,永远只会说读书才是他该做的,永远只会一个人扛下一切不顾家人担心,永远。

**

“哥哥和神晃帕比吵架了吗?”

四岁的丫头终究压不下好奇心,在神威用梳子轻柔地顺过她发丝时小声问。

站在她身后的神威像没听见似的用手指穿过她细软的发,小心地勾开打结的位置。

神乐没听到回应也不觉不好意思,又问了一遍:“没吵架吗?”看不到神威表情的她不像之前还会顾虑神威高不高兴,单纯地希望得到解答。

“······嗯,没吵架哟~这样会不会疼?”他朝旁拉了拉神乐的头发。

“不会阿鲁!”神乐笑得两眼弯弯地回道,也没在意那句没吵架到底是真是假,轻易地被转移了注意力。

神威继续学着妈妈给神乐梳头的方式给神乐扎小包子,边扎边道:“如果疼的话和我说哦~”

“好——”她拖长了尾音应着,应完又觉没事干很无趣,于是随便地扯起话题,“哥哥和江华妈咪给我梳头就不会痛,妈咪给我梳头总是很痛,为什么阿鲁?”

神威解开神乐另一边浅黄包子的手顿了顿,思索片刻才说:“可能你妈咪太急了吧,工作很忙,得很早起床赶去做事,所以要很快给你梳好头,不能像我们一样慢慢来。”

“哦,要是妈咪的工作不那么忙就好了······”孩子嘟着嘴轻声抱怨,但却也隐约知道,不那么忙是不可能的,毕竟他们家还背着沉重的债务,如果妈咪转到清闲的工作可能会让家里的压力更大,更难以负荷,到时候或许她将面临的是一个即将分崩离析的家。

 

7【玩游戏的生活记录】

“哥哥我想玩上次的电脑游戏阿鲁!”

吃完糖果零嘴的神乐玩了会玩具无聊了,抬眼见神威坐在黑屏的台式电脑前发呆,她立马联想到前几次和神威一起玩的页游,也没多想就随意地提议道。

神威闻声偏过头,抬了抬下巴道:“笔记本在那里,自己去玩哦。”

“嗯嗯,好呀好呀!”

神乐跑到卧室的床头柜那开了柜上的笔记本电脑,随后又拖过一个小板凳乖巧地坐在电脑前,取了无线鼠标放床单上。

“哥哥不玩阿鲁?”她点进游戏软件后困惑地扭头问神威,往常都是她坐神威膝盖上,趴于高高的木质写字台在神威指导下用台式电脑玩游戏,要不她在一旁的笔记本上点开游戏,而神威则在台式电脑前同时进入游戏界面陪她一起玩或各自玩各自的,这次神威却仅仅坐在电脑前继续发呆,完全没有要玩的意思。

“嗯,你自己玩好了,我去烧午饭。”

神威语调轻松地抛下话便起身走出卧室。

神乐随他步伐转动小脑袋看着他出了门,直到门“砰”地关上才疑惑地歪歪头,她记得哥哥很喜欢玩游戏啊,而且现在还早,这么早烧午饭干什么?难道真的看草和苔藓看饿了?

神乐脑中不由得浮现神威吃草的画面······

而后摇摇头甩去脑中诡异的场景开始玩游戏。

虽然,四岁的孩子在页游里基本处于观光态,连NPC的话都看不懂,若不是被页游瑰丽精致的画面吸引,神威又一直在引导她手把手教她,她大概早就对页游失去兴趣了。

 

8【小学生也很艰辛的】

黑色的流畅墨迹在英语抄写本上划下最后的一道弧,神威偏转钴蓝眼珠看向一旁叠起的十数本作业本,随即转头看着只有今早开启过的电脑屏幕,甩甩酸痛的右手,左手随意地合起英语抄,把最后一份作业放到那叠作业本上方。

“哥哥作业做好了?”

玩游戏玩得愈发无聊,因为神威说做作业的时候不准打扰他,于是只好间歇地用眼睛瞄神威判断他是否做好作业的神乐一听到合书的声响就扭头问。

“嗯,做好了哦。”

“为什么要做这么多作业阿鲁?”神乐放下鼠标走向神威,忍不住讶异道。她从中午等到傍晚神威才做完作业,这期间神威除了晚饭时间外基本都坐在写字台前,落笔的刷刷声也没几次停顿。

小学生原来这么辛苦?

神乐小脑瓜开始担忧以后的学习生涯。

神威随意地伸了个懒腰,而后松松倚着纯黑转椅椅背转过来,抬手轻揉小家伙的脑袋:“因为竞争太激烈了,所以要比旁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才可能强大到没有威胁哟。”

这是神晃时常对他说的。

“更多的努力?”神乐一边扒下神威的手一边纠结着小脸凝视那叠作业本······太夸张了吧?这种努力。

神威被她两只小爪子扣住的手转而去捏她的脸:“嗯,要付出很多很多才能不被别人甩下哦,才可能赚更多的钱,照顾好妈妈照顾好家里。”

神晃总是对他这么说。

“那现在付出够了吧?”都已经做完这么多作业了······

神乐拉不开神威捉弄她的手,于是踮起脚报复性地去捏神威的脸。

神威头朝后一仰就轻松躲过小丫头短短的指头,单手抵着神乐额头无辜笑道:“怎么?想干嘛呀?”

“陪我玩游戏阿鲁!”神乐不死心地伸手,无奈发现手太短,只好放弃,嘴里相当自然随性地要求着。

神威眯起眼笑:“玩什么游戏呢?”

“就那个!”神乐小手一指笔记本电脑,电脑屏幕上一个红衣女侠的身影正呆立在人流中。

“······是你要玩的哦,那要是遇到我爸爸妈妈怎么说?”沉默须臾神威歪头露出狡黠的笑。

神乐蓦然想到神晃对神威玩游戏的反对,皱起小脸想了会,才展开笑颜仿佛正开展地下秘密活动般低声道:“是我硬拉着哥哥玩的阿鲁!”

 

9【小孩子玩性重】

江华端着宵夜去看望两只小家伙,开门果不其然地见到他们俩又凑在电脑前玩游戏。

见她进门的神威立即站起身赶来端过餐盘,笑容略显无奈:“妈妈,你不用做宵夜的,又不会饿,真饿了我自己会去做,而且最近你身体才好上一点,医生说过最好卧床休息。”

八岁的孩子一脸不合年龄的无奈笑意看着实在好笑,江华的唇角微扬,眯眼轻笑道:“没事的哦,锻炼一下身体也好。”而后她看向神乐的方向,眼神揶揄,“嗯?这次是陪妹妹玩游戏?”

好像暗藏的诡秘心思被戳破,神威下意识地否认:“我没玩,是她有不懂的地方让我教······”

“啊啦,玩游戏又不是犯错,适当的娱乐劳逸结合也很重要哦!”

这是已经明说“你就是在玩游戏不用掩饰了”的意思······

暴露了的神威和满脸无辜的神乐对视一眼,无声地叹了口气,转头对江华略略尴尬地笑:“我待会不玩了。”

江华闻言却摇了摇头,开口道:“九点前睡下就好,你爸爸在这方面对你太过严苛了,其实没有必要总按着他的标准来,做好你自己就好,神威。”

“······嗯,放心吧妈妈。”他脸上扬起让她安心的笑意,“碗筷我待会自己可以收拾好的,妈妈你早点睡。”

“嗯。”

江华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神威关上门,转头对神乐道:“吃好宵夜就洗澡睡觉了哦~”

“诶?不玩了阿鲁?”

“嗯,不玩了,早点睡。”

 

 

10【如何关心傲娇是件难事】

好无聊呐,玩游戏?

【不能玩哦。】

就玩一次而已。

【撒,果然又被打了,还是别玩游戏了吧?】

······为什么?

【因为他说得对,我得以后赚钱照顾妈妈,读书工作才是赚钱最常规安全的办法。】

**

神乐半梦半醒间听到微弱的气音和极轻的抽泣声,那种很熟悉的声音,就像她在家觉得伤心时为了不吵醒睡在身旁的妈咪帕比,偷偷钻进被子里哭,哭得呼吸不畅,只好张嘴轻轻地吞吐空气,却还是会发出低微的声响。

她迷蒙地睁开眼,借窗外路灯和月亮的微光看向身旁,果然只看到一团被子,她想,哥哥大概又埋在被子里哭了。

虽然总被神威嘲笑是爱哭鬼投胎,但其实神乐一直觉得神威哭的次数或许不比她少。不过是他更擅长在眼泪即将流出眼眶时稍稍抬头,让泪水回流,或者闭上眼睛封锁泪水直到一切的软弱消失,抑或夜深人静时默默地去洗手间发泄收拾情绪要不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压抑地哭一场。他从不是不会哭,只是他不想让人看到他哭的时候。

······真是笨死了阿鲁,哭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没听过那句“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吗笨蛋哥哥!

神乐往神威的方向翻身过去。这些日子养成了不枕着胳膊就睡不安稳的糟糕习惯,以致一旦神威半夜离开或抽离手臂,她就可能迷迷糊糊地醒过来。

她已经不止一次看到神威近乎无声地哭。

那种捂着自己眼睛等待情绪崩溃过去的倔强模样让她不止一次觉得难受。

很难过的啊,不能彻彻底底哭出来的感觉,虽然哭后还是会觉得好受点,但这么哭很累吧······好像哭是自己不能做的事情一样,又因为实在伤心不得不去做······这样很累的阿鲁······而且有时候还总笑嘻嘻的明明很不高兴······

她最开始不太明白神威为什么总试图掩盖软弱,那不过是自己的一部分而已,应该面对克服,而不是压抑与拒绝承认。可后来的后来她隐隐有些明白了,大概是神晃帕比一直觉得男子汉就不该哭吧,而江华妈咪又身体不好不能让她劳心劳力,这个家不允许神威去撒娇哭闹添乱,所以神威总是想表现出很完美的样子,永远不让人担心的样子。

塑造一个理想化的自己。

把所有的弱点都遮掩起来。

从年幼时就养成的习惯,到日后也依旧沿袭。

即便,日后的那个在神威眼里完美的自我,与而今神威想做到的完美自我完全不同。

“哥,”她翻到背对她的神威近侧,学着神威安慰她的语气,却说着和神威相反的话,“哭出来没关系的,我不会告诉你帕比妈咪的阿鲁······”

······

“没事,感冒了不舒服。”安静了段时间,她听到神威平静的轻语,一贯的似乎并不含任何哭过的迹象,但生理反应导致的沙哑和鼻音却轻易暴露一切。

他一向用谎言掩饰所有,可惜一向不擅长撒谎。

“哦,那要注意休息阿鲁!”她像是完全相信了这个蹩脚的借口,探手去摸神威的额头,随后收回手小声地道,“不烫阿鲁,要不要我去倒点热水?这样睡一晚上感冒就可能好了阿鲁。”

“······不用了,我自己会去的哦。”

“没事的阿鲁,妈咪说生病了的人就要受照顾,以前都是哥哥你照顾我,现在我照顾你很正常呀!你等等······”

神威听到某只团子翻身下床而后“噔噔噔”往外跑的轻微声响,刚要起身阻止,却听到四岁的神乐又“噔噔噔”跑回来。

“哥哥门把手我够不着阿鲁!”

神威:“······”

嗯,他忘了神乐因为以前营养不良,个子意外的矮······


评论(1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