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音黯

【双神】所谓你情我愿(11~12)

狗血和胡侃预警,神威即将进入中二期预警,因为剧情加快,所以请做好接下来大量流水账出没的准备。咳,我会尽快把这部分比较蛋·疼的情节过渡过去的

Ps:里面涉及到的很多观点都是在胡扯,请不要被也进入中二期的写手带歪

 

11【最容易推翻的信任】

五年,神乐几乎熟悉了神威家中的每一角落。

放弃游戏专注学业的神威被神晃勒令照顾好神乐和妈妈,虽说神威对神乐那对忙于赚钱还债,连孩子都没空好好照料只好时常寄托给附近亲戚的父母稍有反感,但无可否认神乐确实给他无聊的生活带来了些许乐趣,也让他照顾妈妈的身心压力稍加减轻。

然而,也仅仅是些许乐趣,稍加减轻,而已。

当他和她一同养小白兔,带着她在房子里玩捉迷藏,教她怎么解题怎么提高上课效率,他总觉得责任感远大于愉悦感和成就感。

再说神乐完全无法理解他们家里隐伏的矛盾。

她说——为什么要吵架阿鲁?大家好好相处不好吗?

她说——为什么神晃帕比要打哥哥?电视上说暴力教育是很可怕的教育方式阿鲁······

她说——为什么不给哥哥玩游戏?为什么神晃帕比总是要出差赚钱?明明江华妈咪和哥哥都希望他多顾家。

为什么要吵架呢?为什么要暴力教育呢?

因为他只懂这种笨拙的教育方法啊,如果孩子不听话,就骂到听话打到听话,不管孩子是否真心服气是否真能理解打骂背后的无奈和担忧,不管孩子是否积蓄了太多迷茫压抑了太多情绪即将濒临崩溃。

为什么不给玩游戏呢?为什么总是出差赚钱呢?

因为他固执地认为玩游戏就是不务正业,因为他们家患有先天疾病的江华需要在医疗方面投入大量钱财。

赚钱最稳妥平常的途径自然是读大学找工作,玩游戏赚钱?别做梦!那么点钱能干什么?你真当自己是游戏天才?这个家哪经得起你这么玩!生养你,自然想让你也能为家尽一份力,你光想着玩不顾责任,那还真是白养你了!

神威面对神晃的指责和命令最终总选择妥协。

虽然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虽然他无法完全理解爸爸的观点。

但那毕竟是爸爸,是权威,是这个家的支柱,是他和妈妈最信任的人。

他应该是对的。

他是对的。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毫无理由的相信。

无需怀疑的相信。

可能是最坚定动人的信任,也可能——

是最容易推翻的信任。

 

12【知道真相不一定是好事】

“神威······”夜半,肩膀被轻推的同时耳旁传来软软的含糊的咕哝,“口渴阿鲁······”

“嗯······”神威翻了个身,背对床上睡迷糊的神乐,“自己去倒水。”

“哥······不想摸黑,帮我倒个水阿鲁······”

“自己去。”继续翻个身面朝神乐。

“哥哥——”

“··················嗨~嗨~我知道了。”极度困倦的神威打了个哈欠,慢腾腾地起身开了床边的台灯,掀开被子去给这个麻烦妹妹拿水壶。

迷蒙着眼睛开了卧室的门,懒得去摸索开灯适应光线,神威借着对家的熟悉模模糊糊地摸到楼下客厅,拿起装了水的玻璃壶就慢慢地摸上楼。

朦胧的黑暗里两间卧室隐露的光线成了指引神威的光源。

嗯?两间?

神威看向另一间卧室,一片寂静里隐隐的话语声随他上楼越发清晰。

大半夜爸爸妈妈还在聊天?以妈妈的身体不能熬夜吧?

他皱起眉头,抬脚走向妈妈的卧室准备提醒一下。

“公司出现大麻烦了吧?神晃。”

“没有的事,别想太多。”

“咳咳······这次公司出事是和他们有关吧?虽然早就断了联系,说来也应该已经放下那段事,但刚巧遇到两方利益摩擦的话,他们大概不会对你客气呢······”

“别想太多,只是出了点小状况,我出门解决一下就好,你赶紧睡吧。”

“你啊,根本不会撒谎呢,”神威听到妈妈的轻叹,“刚刚的谈话我都听到了哦,是他们把这次的订单抢走了······之前公司也出了不少问题,你强制压下后还是矛盾暗藏,所以你是希望借这个单子来救急吧?这次既然是江家出手,也算是我造成的麻烦,神晃,让我进公司······”

“说什么!”他听到爸爸沉声低喝,脚步微顿,“当年你敢赌命离开江家陪我下海闯荡,我说过我以后有能力了不会再让你受苦,你以前陪我创业的时候已经够累了,现在就好好花钱养身体,别说这些了赶紧休息吧,我要出门了。”

“可我活不了多久了,”江华含着苦涩笑意的轻语穿出房门,“当初陪你离家前我应该也说过,如果这病到了晚期,我不用你再花心思在我的病······”

“江家治得起你,我也治得起你,你陪我走的时候我就下决心要治好你,不管花多少钱!也绝不会像他们那样把你当累赘!”神晃的语气稍有点激动,但还是刻意压低了声调,“江华,别说丧气话!”

他说完这句话开了房门,便看到门外拿着玻璃壶神情怔愣的神威。

“去睡觉。”他皱了皱眉,迈步出门,门后江华欲言又止的落寞神态随门扇的关闭隔绝,他没能见到,或许见到了也依旧不会改变决定。

“爸······”神威看向神晃大步离开的背影,抿起唇角,思虑片刻他在卧室门前的走廊放下玻璃壶,快速走下楼梯追赶神晃的步伐。

“爸爸!”

已经走出家门的神晃停了脚步,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才背对神威沉声问:“有什么事?”

“······当初妈妈留在江家,是不是就可能治好她的病······”神威静默了会,嗓音微哑地道,“是你,让妈妈陪你一起去经商,然后······妈妈的病才会恶化到现在这种程度,是爸爸让妈妈······”

“没错!”神晃毫不犹豫地承认,“对她在江家受到的嫌弃鄙薄,我无法做到视而不见,所以我想把她带离那个让她痛苦的地方,我想保护她,照顾她,我想让她一辈子开心而不是总得忍受家人的嫌恶和利用!我想好好爱她想让她知道真正的家人是什么样的!”

“可是实际上被爱的,被照顾的人是我,我把创业赚钱想得太简单了,她在江家能受到足够的医疗支持,而陪我离开却只能忍受病痛折磨,还得为了我的生意奔波,生了你之后我公司的经营才勉强稳定,她才能赋业在家,但长年的辛劳已经毁了你妈妈当初的底子,所以现在我只能不断花钱来维持她的身体······”

“要怪就怪我吧,只是,就算当年知道后来会这样,我还是会选择相同的道路······只要能看到她真正的笑脸······”

他偏转过脸看向神威,目光微微柔和,“看到你。”

话音一落,他不再拖延,径直离开,徒留身后表情呆滞的神威。

“······”

是这样吗?

原来是这样啊······

神威怔怔地凝望神晃离去的背影,垂在身侧的手渐渐握紧成拳。

你用爱的名义,你用家人的名义,让妈妈陪你一起去创业赚钱,去做本不该让她这个病人做的事······说为了保护她,照顾她,让她开心······

可是,现在让妈妈受苦的,不就是你吗?

爸爸,是你做错了吧?

是你做错了。

哈······原来你不是绝对正确的,原来你也会犯错······还错的离谱!

所以我当初这么相信你,一切都照着你的标准做,是不是很蠢?

 

当发现完全信任的其实不值得信任时,原先所有的自我说服都变得可笑,原先压抑的一切怀疑都将浮出水面,连带拔起曾经因为相信依赖而克制积压的情绪。

崩溃。

临近!

 

 

躺床上睡迷糊的神乐:咦······水呢???


【几年后的小剧场】

神乐(假作自怜状):突然觉得我好惨阿鲁!

阿安:哪里惨了?你哥才惨好吗?

神乐:他是理所应当!我是无辜躺枪阿鲁!

神威(^ ^):语文没学好是么,理所应当和无辜躺枪这么用看来我这些年白教你了,过来,我们回家【好好】(加重语气)讨论讨论理所应当和无辜躺枪的问题吧,呐?

(不由分说地强制拖走)

阿安:我总觉得会发生一些不可言说的事情······(托腮)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