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音黯

【双神】如果神威变成婴儿

由正在写的那篇延伸出的脑洞,神威婴儿化与万事屋的日常

背景设定:吉原篇后恶党篇前

人物二设:黑化神威,对神乐占有欲有一点点(?)高

食用注意:卖傻卖萌卖节操,总体欢脱向恶搞向,严重ooc预警,阅前可先回顾银魂51集

某人碎碎念:卡文了,容我写点别的转换转换心情

 

“你真一点都不后悔?”

“诶——为什么要后悔?”他偏头微笑着,钴蓝眼眸弯成两道深暗的弧线,“我可没闲到去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

“一点后悔都没有吗?”

“没有哦。”

“那当我没说······”

······

这是他失去意识前最后的记忆。

自昏暗的半空忽的下坠,难以掌控行动的身体撞入一片柔软温热中,带起一声浅浅的低哼以及······

“啪!”

神威感觉到左脸和坚硬的板状物相撞,凭借以往的战斗经验他确定自己是被什么巨型怪狠拍在了墙之类的地方,嗯······就是这墙好像有些薄。

不经思考地抬手挥掌预备击碎阻碍,“哗啦”一声,手在触“墙”前壁橱的门就被一把拉开,伴着女孩刚睡醒的轻声咕哝,外界浅金暖融的日光映照在那只探出头软软白白五指张开的小手上,很快这一团白就缩回阴影内,一双晶蓝色澄澈清亮的眼睛注视着外面,大眼睛眨巴一下,再眨巴一下,随后慢慢偏转过来和同样色泽的眼瞳相对······

“哇啊啊啊啊啊——”

整个万事屋都因为少女突发的尖叫而狠狠震了一震,被吵醒的银时揉着一头凌乱的银发满脸烦躁地拉开门:“大早上鬼叫什么春天到了要叫春吗?”

“银······银酱,我······生了个孩子阿鲁。”

“生了个孩子就塞回去继续睡!”银时打了个哈欠,眼前满是朦胧的水光,转头挥挥手想打发掉这个丫头,但话音一落还在轻摆的手就蓦地暂停,没精神的死鱼眼也瞬息瞪大,“你说什么?!”

“是真的阿鲁!”身着玫红色睡衣的神乐努力试图把搂紧自己脖子的小家伙扒拉下来,又怕伤到对方而不敢用太大气力。

银时抹掉眼中浮动的水色,视线对上神乐单臂托臀抱着的婴孩,小家伙套了身奇怪的纯白唐装墨黑长裤黑帆布鞋,短短的双手环住神乐的纤细脖颈,小脸埋在她乱糟糟的暖橘色发丝中,只能见一头稍短但和神乐发色相同,头顶还翘起一根不乖顺头发的乱发。

单看头发的话······

诶诶诶诶不对不对不对!!!

“怀孕至少要十个月啊八嘎而且这孩子还穿着衣服,与其说是你生的还不如说是你的肚子终于和叮当猫口袋贯通了!”银时头疼地走上前,“难不成是睡壁橱睡出神奇属性来了?”

神乐总算拉开了怀里婴孩的双手,调整了下姿势让他侧卧在自己臂弯里,好奇戳戳小家伙左脸上的浅淡红印道:“我觉得刚刚和妈咪说的分娩很像阿鲁,肚子突然一痛然后就有宝宝出来了!”

“喂喂夜兔的生育难道是从异时空传送一个孩子过来吗?怪不得神乐你长得如此像山地大猩猩,看来你一定是从遥远的猩球传送到你妈咪肚子里的吧?”银时立定在神乐身前居高临下地俯视微微眯起钴蓝眼眸的小婴儿,而后猛地后跳躲过神乐袭向他腿部的攻击,嘴角隐隐有几分抽搐,“······那个,神乐,我怎么觉得你怀里的孩子看上去很面熟?”

神乐拽了拽小家伙头顶的呆毛点头道:“和我小时候照片里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阿鲁,所以我才说可能是我生孩子了,不然怎么可能和我长这么像,”她两手架起婴孩的腋下将笑眯眯散发杀气的小神威展示给银时观赏,“你看,他叫我妈咪绝对不会有人怀疑阿鲁!”

“不不不十四岁少女居然怀孕生子什么的,真要没人怀疑银桑我的名誉连带万事屋的招牌都要被砸了啊喂!”银时眼角滑落四五道黑线,“而且······”他抬手指指被神乐架着的娃,“你不觉得他和你哥更像吗?我总有种被盯上的毛骨悚然的感觉。”

神乐把小神威侧了侧身,打量打量他眯眼浅笑的小脸:“你这么说还真和我那个笨蛋哥哥长得超像阿鲁,可是,”她上下轻晃了晃背对她的神威,摇摇摆摆的悬空感和不安感令神威立即两手撑住她的腕部,“太弱了阿鲁,夜兔族即使是小婴儿力气也很大的,帕比说我和神威以前就是两头大象阿鲁!刚才他抱着我的力气很小,和上次的堪七郎(被误以为银时私生子的孩子)差不多,要不是怕拉伤他我早就让他松开我了阿鲁。恢复力也很弱,之前被我拍在壁橱上后红印到现在都没消。”

这般说着,她“嘿咻”一声两手一松一架,就让小神威腾空转身再度面朝她,对方在婴儿肥的软萌小脸上显得格外大格外亮的蔚蓝眼睛眨巴眨巴,张嘴发出“呀”的稚软声调,两只小手虎口紧扣神乐的细瘦手腕,晃着裹了玄黑布料的双腿想从她“钳制”下挣脱出来,但过小的力量让他根本无法挣开。

“而且神威要是缩小变成小孩子,以他重度中二的性格怎么可能那么可爱阿鲁!对吧银乐酱~”因为孩子脸上挂了微笑,全然把小神威的挣扎当成他在为转圈圈而高兴的神乐又抱着他举高高愉快地转了个圈,然后像想起什么似的顿了顿,笑嘻嘻地随手把神威塞到银时怀里道,“万一真是他的话,那刚好阿鲁,”她唇角挑起恶劣的弧度,“我可有好多的帐要和那个混蛋算!好了我先去洗漱阿鲁,待会再来好好玩,银酱你照顾好银乐酱。”

说完她哼着小曲愉悦地向洗漱间走去,徒留在房间里手忙脚乱接住小神威的银时和怀里的家伙大眼瞪小眼。

“那个傻丫头绝对会把你当玩具玩的,”瞪了半晌见躺在臂弯里的小家伙只是呆萌萌地扯扯衣服,轻飘飘地挥挥拳头,连转身都极其困难,虽然睁开的钴蓝眼睛明显透露出一种不善,但毫无杀伤力的模样实在让人无法将他和神乐的笨蛋哥哥联系在一起,银时伸出手轻轻理了理小神威软滑柔顺的暖橘色发丝,死鱼眼睨着后者,“不管你来自哪到底是谁,好自为之吧,总之别给我找麻烦就行。”

神威听着这句简单的宣告扯了扯嘴角,略微思索片刻后,咧嘴绽出一个在婴儿脸上显得极其违和可怖的笑容。

银时平静的脸色突然一僵,身体也显而易见地僵硬下来。

神威扭曲笑。

银时······

银时开始发抖。

“啊啊啊啊啊啊啊——鬼!这孩子被鬼附身了啊!神乐!!!”

神威静坐在客厅桌面上像个精致玩偶一般挑着笑,看戏似的看那个放下他的银发武士连滚带爬跌跌撞撞跑向洗漱间。等澄蓝瞳仁里倒映出的背影彻底消失后,他转动短短的脖子上下左右看看四周,又低头看看缩小了N倍的双腿和双手,眼睛再度弯成愉悦的弧度。

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身体也变成极度弱小的模样,但既来之则安之,早已死亡的恶灵竟然能重返世间游荡,即便这是老天的捉弄他也想看看,到底会有什么有意思的发生呢~

**

“银酱他哪里有笑得那么恐怖阿鲁?”神乐蹲在笑眯眯的小神威面前,左一望望右一望望,实在没从这个笑得天真无辜的小家伙脸上看到任何异样。

“刚刚就有笑得太渗人了婴儿怎么可能笑成那副样子赶紧把他送走现在立刻马上!”扒着门说话完全不带停顿的银时眼角抽搐地如是吼。

侧对着他和小神威面对面的神乐把洋娃娃般的神威转了个身,让后者正对银时,旋即她抬起两指在正常微笑的孩子两颊上一划,硬生生拉出个诡异的笑。

“是这样阿鲁?”

银时一脑袋磕在扒住的门框上。

“神乐酱~神乐酱我求你别玩了把这孩子送走我保证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我又不知道送哪里去阿鲁!他是今天早上莫名其妙出现在我壁橱里的。”神乐继续在神威脸上戳戳弄弄,一会儿将他薄薄的唇左右拉平,一会儿又拉下摆出个委屈表情,一会儿两手左右轻轻一挤让孩子可怜巴巴地嘟嘴,漂亮的晶蓝眸子都睁大映出她兴奋而快乐的表情,“哇这样好可爱阿鲁银酱你快看!”

“你不要这么蹂躏他了啊啊啊万一他发火吃了我们怎么办,而且神乐你真的没觉得有点发寒吗······我觉得我感受到杀气了啊混蛋!身为夜兔族你对杀气的敏感到哪去了被作者吃了吗?啊?”

神乐耸了耸肩转回头观赏小神威,伸出食指在他额上戳一戳,神威当即不受控地朝后倒去,被神乐揽臂抱住扶回原来的端坐状:“就算放杀气能怎么样阿鲁?你看他这样子,弱爆了阿鲁!”

神威脸上的笑有龟裂的趋势。

“再说他要是真能吃人,就不会咧嘴笑吓你了阿鲁!明明就是个只能被人养的小婴儿嘛!”

神威:“······”

银时倒也反应过来,但还是在门旁没有靠近,眼见神乐还想折腾神威,他忍不住吐槽:“就算是只能被人养的婴儿你也别这么对待他好不好!他不是玩具啊喂!”

神乐两指捏住小神威软嫩雪白的左面颊,答非所问:“真的一直在傻笑阿鲁,跟我那个笨蛋哥哥太像了,不会是因为他不想养他的私生子所以借传送阵送到我们这里了阿鲁?可是他又不知道我住在哪里啊,难不成那个传送阵是依据血缘传送的阿鲁?可是为什么不送到帕比那里?”

银时:“······你确定你脑子没有被开了个洞吗?”

“银酱你是不是需要让银乐酱给你开个洞阿鲁?”神乐自小神威背后架起他就向银时走去。

神威看着银时,摇摇小拳头——^  ^呀~

“不······不用了把他拿得离我远点!”

“诶,怎么了?进来就听你们吵吵闹闹的。”新八走到客厅一如往常般笑问,但一看到门口一只欲夺门而逃的万事屋老板,一只抱着孩子身着红旗袍的神乐,以及一只笑得清爽可爱和神乐极其相似的婴儿,眼镜便默默地下滑,然后被推回原处,“那个,银桑,”新八精英play开启,“现在是几几年?”

······

“几几年个鬼啊!”银时一巴掌拍在新八头上,“这是从异时空传送过来的怪异婴儿,才不是我和这个暴力女的孩子,穿越时空漫画看多了吗你想哪里去了!”

“可你怎么解释他和神乐酱一模一样的发色和瞳色啊!”

“堪七郎和我一样的头发和眼睛你倒是给我找出个解释来啊!”

“好啦好啦,你们吵死了阿鲁!”神乐把孩子抱到怀中,豆豆眼看着两人,“先吃饭阿鲁,我饿了,啊对,我去找登势婆婆要奶粉和奶瓶阿鲁!今天我不做饭了我要照顾小婴儿,你们先去做饭吧!”

言罢她怀抱小神威兴冲冲地跑下楼去,连蹦带跳的身影看得屋里两人眼垂黑线——

······那个婴儿,不会被她照顾死吧?

 

【下期预告】

你说神威面对奶瓶会是个什么表现法?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