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音黯

【双神】各类段子收集箱一号

——无节操的我开始搬文了,假装我很高产的样子,咳咳,最开始两段是新写的,其余都扔在双神吧的某个帖子里。

时间线很乱,都是独立的小段子,而且大部分都是甜到发腻存在ooc的那种,食用注意。

1【原著:作为哥哥的责任感】


两三岁时每次哭得一塌糊涂的神乐总会被神威哄好擦净脸。

“你不嫌弃吗?”微红了鼻翼的小兔子曾问神威,擤鼻涕,擦呕吐物,洗澡擦脸什么的,有时候她自己都嫌自己脏,虽然永远只是在心里嫌。

“嫌弃啊~”神威几乎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你还擦阿鲁!”神乐撇嘴。

神威笑眯眯地摸摸她的脑袋:“总得教你这个白·痴妹妹怎么处理事情,以后才会自己解决呀~”

独立是一步步来的,在你能独立之前,我会手把手教到你会为止。

 

2【原著:当妹妹不想吃饭的时候】

 

神威端碗拿起勺子搁在神乐唇前,出声:“张嘴。”

双手交叠趴餐桌上的神乐瘪瘪嘴没有张开,圆溜溜的湛蓝眼睛微垂,盯着桌对面神威的碗的目光像在看糟糕的【哔】。

“不可以不吃饭哦,张嘴。”神威把勺子往她嘴前凑了凑。

神乐很不符年龄地叹了口气,不甘不愿地一口叼住勺子,认命地把食物往下咽。

神威见她乖乖吃饭,笑眯眯地点点头,刚要把勺子拉出来却发现拉不动。

他挑挑眉:“……神乐,把勺子松开。”

神乐咬着勺子含糊回应:“咕咕没说要再张嘴阿鲁……”

“我现在说了哦~”

“吾米听见。”(我没听见)

 

3【崩坏:第一次】

 

神乐的许多第一次都献给了神威。

而神威,那也都是他的第一次。

 

4【原著:啃一口】

 

“来,我帮你绑好哦。”坐在床上的江华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白带,一脸温柔笑意地和僵硬地把婴儿抱在自己胸前的神威对视。

“嗯!”神威小脸上露出让母亲安心的笑,似乎怕把肉乎乎软绵绵的小家伙摔到地上,他双手又稍稍搂紧了点胸口的温软襁褓。

婴儿浅浅的呼吸落在脖颈处,有些痒,但他不敢动。

江华眯眼笑着看他那副紧张样子,忍不住逗道:“再抱紧神乐就要亲上哥哥了哦。”

神威小脸一红,但还是抱着神乐没动作,嘴里别扭地道:“母亲快点绑好啊······”

江华微笑点头,伸手把白带缓缓缠在神威身上,最后在神威背后打了个蝴蝶结。

期间好动的神乐睁着澄蓝大眼咬着奶嘴试图从他怀里窜出来······

结果神威只好把她抱得更紧。

神乐被抱得难受,但又挣脱不开,小小的眉头一蹙,小嘴一张,奶嘴从口中掉出,微微湿润的唇毫不客气地啃在神威脖子上。

察觉到脖子间暖而湿漉的吮吸感,刚刚意图带小兔子出门游玩的神威身体一僵,而后立马反应过来单手拆掉身后的结把神乐塞给江华,白皙得过分的脸上满是尴尬红晕,手下意识去抹被啃的地方,摸到一片水迹后,他哭笑不得地看向那个躺在江华怀里咿咿呀呀对他“怒目而视”的小家伙。

将神威收拢手臂的轻微动作和神乐的小小闹腾看在眼里的江华眉眼微弯,单指轻触神乐鼓起的面颊笑道:“神乐,神威是为了保护你才把你搂得这么紧的哦,所以别生哥哥的气,来,让哥哥抱。”

她用碧蓝眸子示意神威上前,神威下意识地往前迈步,双臂却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展开做出拥抱的姿态,而是稍稍握拳在身侧。

神乐豆豆眼睨了睨神威,吐出个小泡泡后短短的手往外张大,一副抱球模样地坐于江华腿上,澄澈的蓝色瞳仁里倒映出神威抿起唇角的脸。

见神威没有立即主动抱她,她不满地“啊”了一声,小小软软的身体向前微倾,江华一时不察没搂住她,神乐直直向床下扑去,接着就被神威抱了个满怀。

“看来神乐还是很希望你抱着她呢!”江华收回试图拦住神乐的手温声笑着。

神威与怀里圆溜溜湛蓝大眼看他的神乐对视了一瞬,抬脸轻笑回应:“嗯!”


5【原著:照顾】


对小神威来说,父亲的存在既是一种压迫又是一种仰望,母亲的存在则如暖浅透彻的日光吸引并引导他,至于妹妹······

啊~是个难对付的爱哭鬼呢~

一个不注意就会搞出一堆乱子,软软白白像米饭一样只能被人吃掉的模样,却总是可以让他无奈妥协伸手帮忙。

撒~妹妹就是这种,需要哥哥时刻照顾的存在吧······

曾经的神威,一边扶起某只在自己眼前蹦蹦跳跳最后摔到自己的小家伙并为她细心掸掉身上的灰尘,一边在心里这么想。


6【现代:停电】


“开玩笑的哟~你还是蠢得没救呐~”

他笑眯眯地低头看着她。

把她双腕扣在其头顶冰冷墙面上的手指缓缓松开。

微凉的指尖仿佛无意地擦过她紧绷的脸,在她反应过来前神威便毫无留恋地转身,快步离开这个逼仄压抑的漆黑房间。

“……哥!”

身后传来她稍带颤音的喊声,隐隐夹杂之前一番挣扎引起的轻声喘息。

神威像没听到一样单手压下门的把手,感觉到阻力才蓦地想起,之前他把门锁上了。

“还有什么事么?”沉默了一会,他歪头浅笑着问匆匆追来的神乐,一片混沌黑暗里两人一沉稳一急促的呼吸对比鲜明。

“怎么可能没事阿鲁!你吓死我了!”

女孩语气里满是不爽,人却逐渐靠近他,脚下步伐游移了片刻又坚定下来。

“哦?”他不置可否地轻笑,身体不着痕迹地后退。

神乐却忽然伸手抓住他的右腕。

“怎么了?”他仍然笑着,低柔的语调盈满温柔,只是沉沉黑暗里睁开的钴蓝双眼慢慢染上神乐无法看到的暗色。

“陪我,”她抿了抿唇,又肯定地重复了一遍,“陪我阿鲁!”

【于是拉灯,啊,不用,今天停电来着】


7【崩坏:微笑】

 

呐,神威,她和以前的你很像吧?

在在乎的人面前总是露出让其安心的微笑。

······

你对她有多大影响,你知道吗?

你的离开又对她有多大影响,你知道吗?

······

你未必不知道,只是你不愿意去想而已。

逃避是生命面对伤害和苦痛的第一选择。

······

神乐(坐沙发上叼着一根醋昆布看电视中,豆豆眼看某个自言自语的人)——那个混蛋又在胡说什么阿鲁?

神威(微弯腰,笑眯眯地自沙发后伸手,一把从神乐口中夺过醋昆布)

神乐(怒,立刻转身从沙发上跪立起来去夺神威手里的醋昆布)——你又干什么混蛋神威!

神威伸手握住她挥来的两只小爪子,在她怒瞪叫吼中蓦然压低下颌。

薄唇印在她散了几缕凌乱刘海的额上。

神乐(僵······)

这是补偿哟~

【接下来剧情拉灯处理】


8【3Z同居:十佳妹妹】

 

神威回家了。

离家一个星期后突然校服凌乱满身疲惫地走进家门,没理会给他开门后瞪着他吵着他的神乐,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浅笑径直走向大厅的米色沙发。

而后翻身倒下,侧着身像小虾一样在长沙发上微微蜷起来,闭上眼。

看上去有点稚气的脸却没有往常的轻松神色,唇角敛去笑弧,眉稍稍蹙起。

神乐吵了会见他根本不搭理,抿唇一脚踹上门,随即“腾腾腾”走到沙发旁,弯腰手一伸就要拎起他松开一个纽扣的白色衬衫的衣领。

可手指在视线对上他脖子上划伤的痕迹时顿住。

“笨蛋!”

她低低骂了一声,转身去取医疗箱。

但再度回到沙发边上后她却没动手。

而是定定看着窝进沙发里睡去的他片刻,又去卧室拿了块薄的蓝白格子毛毯,小心地给他盖上。

······

神威清醒后很随意地掀开毛毯走进洗漱间。

抬眼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却一怔,因刚睡醒而微眯着的眼一瞬瞪大。

洗漱间明亮的灯光下,镜子里的自己左脸用黑色记号笔写着“白痴笨蛋哥哥”,右脸则写了“饭热着,医疗箱在桌上”,额上横批——“十佳妹妹敬上”。

“······白痴,镜子里的字是倒着的哟~而且你让我怎么擦掉啊?”

说是这么说着,他却垂眼笑了笑,眉宇间是毫无作伪的柔和。

【在神威脸上乱涂的神乐:这样神威就没脸出门打架了阿鲁,省得满身是伤看了心烦】


9【原著胡扯:一切过去后一家三口的采访】


阿安——神乐,你的出生恰好和你母亲病情恶化的悲剧同时降临呢。

神乐(以北京瘫的姿势坐在单人沙发上,小指挖鼻)——那又怎么样阿鲁?妈咪帕比和哥哥从来没把这事怪在我头上,妈咪说过她的选择不需要别人来承担过错。

阿安(低头吐槽)——不,其实,生孩子不一定你妈妈的选择来着,我在默(jin)默(qing)思(Y)考(Y)神威是不是把江华生孩子后病情恶化的错全都怪在秃头身上了。

神威(眯眼笑)——母亲身体不好确实都是秃头的错。

神晃(摸摸头上的假发,面无表情地想了会,叹气)——要叫爸爸,行吧都是我的错,我会好好反省的,我只希望我们一家三口现在能过好。

两只小兔子听此微微动容。

神晃起身,走到坐在沙发上的神乐神威之间,蹲身揽臂搂住两孩子的肩,往自己方向靠。

面露感慨:“我啊······”

“好臭!”

两孩子异口同声并一起举拳砸在神晃下巴处,神晃瞬间仰头飙出鼻血。

阿安(举起相机“咔嚓”)

——嗯,很有爱的照片呢~

神晃——······


10【原著崩坏:睡觉感觉闷是怎么回事】

侧卧睡着的神威突然觉得有点闷。

他疑惑地睁开钴蓝双眼,然后眨巴一下。

第二日——

神威(^_^):“以后晚上睡觉不要抱着我的头了哟~”

神乐:“为什么阿鲁?你又不像定春一号那样会被勒死。”

神威(指指神乐胸前,一脸无辜):“可是我会窒息死啊~”

神乐:“······你现在就去死吧笨蛋哥哥!”

【请想象五年后神乐的欧派规模】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