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音黯

【喻黄】当黄少天变回17岁

黄少天17岁幼化设定,喻黄cp,恋人以上(?),时间点在国内赛季期间(无比宽广的时间线里靠后取个时间点),有私设,ooc我的

1

喻文州端着总体雪白的双层蛋糕走出厨房,抬眼一望,就见17岁身架的黄少天懒懒窝入深蓝单人沙发内,双腿交叠搁在透明茶几下靠近长沙发的一侧,两手大剌剌地搭在扶手上,报纸盖头睡得正香。

他无奈笑了笑。

说说今天是生日要两人一起做个蛋糕玩,结果寿星做到一半就撑不住了,喻文州看他累得慌又隐露无聊神情,便打发他去看报,黄少天倒也不坚持,嘻嘻哈哈了一番就滚客厅溜报纸去了,溜着溜着报纸溜到了脑袋上,人溜到了梦里。

把蛋糕放上桌后,喻文州放轻脚步走到黄少天身前,抬手将报纸略微上提。

客厅雪白明晃的光照到紧阖的双眼,黄少天睫毛颤了颤,皱起眉咕哝了声便扭头想避开扰人清梦的白光。

喻文州见此把报纸叠起来,调整好角度让方正的阴影覆盖黄少天的面部,而后他微微俯下身凑过去,呼吸喷吐在对方的额前,骨节分明的手轻拍对方的手背。

“少天,蛋糕做好了。”他声音放得很轻,“起来吃蛋糕了,不是说做好要吃第一口吗?”

黄少天意识正迷糊着,听到耳畔低醇的嗓音没能即刻反应过来,只是稍稍掀起眼睑,半迷蒙半清醒地看着喻文州的脸喊:“队长······”

“嗯,该醒了。”喻文州微笑道。

黄少天闻言却依然没彻底从熟睡中脱离,一脸困倦地嘀咕:“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嗯······”他扶着扶手起身,从鼻间哼出一个懒懒的拖长的音节。

喻文州也很自然地起身退开一步,视野里黄少天没防备地打着哈欠伸着懒腰,模样莫名像年少时家里养的猫,慵懒散漫又自在随意的样子,他唇边笑容不由变得更为柔和:“叫你吃蛋糕而已,把第一口留给还没长大的寿星。”

“靠,谁没长大啊?”黄少天不满地反驳,眼神总算变得清明,他拉拉稍显宽大的淡蓝T恤衣领道,“我只是身体退化了又不是心理也退化了,说起来队长你接受得够快啊,你就不怕我再也变不回去吗?”

2

今早起来,喻文州发现睡在一旁的黄少天的身体居然缩水了些许,面庞轮廓也稚气了不少,原本以为是自己错看,但以两人的相熟程度再加上之后的细致观察和摸索确认,喻文州确定躺在身边的人躯体幼化了。

黄少天被他叫醒后对自己的模样也是讶异不已。

甚至对镜捏了自己脸好几把,说“哎呀这触感,做梦能有这么真实的触感吗?可这不是做梦也不对啊现实里怎么会发生这种怪事?我.操我说今天是我生日啊!为什么我过生日要遭这种罪”。

两人讨论这到底怎么回事,又怎么恢复正常,但讨论来讨论去也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查资料也查不到什么有价值的。

把事情捅出去求帮助,又怕求着求着黄少天就趴解剖台上去了。

喻文州最后拍板——今天不要出门,再留他家一晚看看能不能变回去。

本打算趁生日出去浪一番让自己不那么宅的黄少天只能点头答应,不过习惯了窝里蹲,他倒也没什么不乐意,适应了身体后就开始瞎闹,吃完饭上QQ见叶修在线,手指一动就给他发了段“pkpkpkpkpk”过去,被叶修以“陪人逛淘宝呢没空”拒绝。

黄少天又边骚扰叶修边去找其他人上荣耀打斗,逮到一只周泽楷后放弃了对叶同学的鼓动催促,一面和枪王打一面感慨十几岁的手和二十几岁的手用起来果然不一样balabala······

喻文州见他玩得开心,提议两人来对战一次试试。

黄少天毫不犹豫地应下来,反正也闲着没事干。

 

等他自己的屏幕页面上出现“荣耀”字样,他偏头望向右手边笑得温文又略有遗憾的喻文州,对方也恰好转过头,视线相对的霎那两人都笑了笑,一个揶揄“手速没控制好差点就被队长你干掉”,一个摇头“可惜是差点”。

打完觉得无聊,黄少天随口提了句今天是生日,要不两人一起做个蛋糕玩,喻文州怔了瞬息便笑着颔首,说,好,等我买材料回来。

结果蛋糕的主要完成者还是喻队长。

3

“不怕,”喻文州轻笑揉揉“黄少年”的发丝,“你这样还可以多打几年。”

“那我不得像老叶那样躲着人啊,我粉丝可是很多的,他们突然看到我变成这样肯定各种刷屏灌水发微博,到时候我一不小心就成国家珍稀病例要被切片研究了,再说我怎么和熟人解释我变小了呀!吃了柯南里的药丸吗?会被笑死的笑死的笑死的好不好!!!”黄少天在对方给自己理头发的时候就爆出一串吐槽,喻文州放下手他还在说,“不行队长你这想法绝对不行,你得······”

“你得吃蛋糕了,不然不新鲜了。”喻文州及时打断他的叙述,转身走向餐桌。

黄少天跟在他身后絮絮叨叨:“开着空调呢蛋糕没那么容易坏,三观坏了就糟糕了,队长你可是蓝雨队的方向标,怎么可以看着核心队员即将陷入糟糕境地还说不怕呢,万一影响比赛怎么办啊你说是不?”

喻文州哭笑不得:“我方向正确,你就能变回来?”

“······这倒也是,”黄少天愣了愣,而后再度长篇大论,“哎我这不是相信队长你分析扭转局势的能力嘛,相信着相信着在这事上我也信你能帮忙了呗。不过你也确实没办法,这事简直莫名其妙啊,队长你要有办法我要怀疑你是不是混黑社会的了,还是倒腾非法药品的那种,算了我们还是吃蛋糕吧!”

七拐八拐地把目标落定在吃蛋糕上,喻文州在他言谈期间已经动手准备切蛋糕。

倒不是没考虑过插蜡烛庆祝许愿,但黄少天说就想亲手做个蛋糕尝尝,蜡烛放上去滴下的蜡油可能污染蛋糕,看了会降低食欲。

4

“等下我先拍个照!”

喻文州修长手指间攥着的透明塑料刀具刚要给双层生日蛋糕来个开膛,黄少天就掏出手机,对着套了身白衬衫,袖口高挽至手肘,纯黑围裙系住脖颈和腰后的喻文州以及奶白蛋糕“咔嚓”“咔嚓”两声。

随后他走到喻文州身旁,抬手搭上后者的肩:“来来我们两个再拍几张,变小这事不多见啊,留个纪念。”要是被人看到就说是他P的,正常人谁真相信蓝雨剑圣居然会幼化技能!

手机屏幕上,面带浅笑的喻文州和灿烂咧嘴的黄少天共望镜头,看上去颇有调皮弟弟带着稳重兄长玩自拍的意味。

“这样来一个。”

“手举高点,刀对着蛋糕,对。”

“诶,队长你这样很贤妻良母嘛!”

“再来一张看看这次像什么啊······唔!”

黄少天被喻文州塞了一嘴。

用吻塞的。

时机恰好——正是张着唇欲接下文的时候,也是“咔嚓”声方待响起的时候。

结果完美——照片内黄少天的脸被喻文州的手微微偏转过来,唇与唇交接贴合,黄少天眼眸瞪得老大,像只被意外投喂的可爱仓鼠,喻文州则两眼微弯,一派和煦。现实里温湿的舌直接探入喋喋不休的唇间,挑起那条柔软湿热与之纠缠,小心的勾绕和大胆的席卷,仿若开展着一场进退有序的比赛,撩动对手的神经慢慢将其引入圈套。

黄少天很快反应过来,逮着机会就退出这个愈加深入的舌吻,咂嘴道:“啧啧队长你这一手操作玩得······”

和荣耀联盟最凶残的机会主义者呆久了,心脏的战术大师很明白如何抓住一纵即逝的时机,转换对自己不利的话题。

5

“你说要留个纪念,”喻文州舔过唇角,笑得温和,“这样的纪念比较有趣,来,吃蛋糕。”

他用透明刀刃划开绵软奶油和蓬松糕坯,黄少天凝望照片失语了片刻,却又开始接上之前的谈话:“队长,刚刚不是说你像贤妻良母嘛,你看这张像什么?”

喻文州将一小块蛋糕放入一旁早准备好的洁白瓷碟中,瞥着手机里让人一眼悸动的亲密画面,笑:“老牛吃嫩草?”

黄少天因他这么自黑的话笑起来,摇头:“没没没队长你可没那么老,这样明显就是一社会青年包养无知高中生,或者厨师老哥和宅男老弟没羞没躁的生活截图。”

“······少天。”喻文州声音低沉地喊黄少天的名字,面容无奈,看来他的自黑还不算过分,黄少天的黑人段数才叫高。

“好好我吃蛋糕,队长我们吃蛋糕好吧?”黄少天取过碟内的透明勺子舀起一大勺,低头把嘴塞得鼓鼓的,充气河豚似的嘟哝,“还蛮好吃的······队长你不吃?”

喻文州瞳孔微微收缩,抿了抿唇问:“少天,你没感觉吗?”

“啊?有什么感觉?”立在餐桌边唇旁沾了奶油的黄少天满脸茫然。

喻文州抬起手用拇指抹去他嘴角的绵白奶油,蹙眉:“我眼里你有点重影,”他伸舌舔去指上淡甜的雪白,手指在围裙上擦了擦后又捏住黄少天的下巴,仔细打量,“嗯,就像你穿了个半透明外壳一样,壳的样子······”他分辨后确定道,“和你原来的模样一样,但我能摸到你,不能摸到你的外壳。”

“我吓,这么玄幻?还重影?”黄少天摸了摸自己略显稚嫩的脸,又看看浮现一层薄膜的手,毫无异样知觉但眼前的诡谲景象还是让他心神一晃。

片晌后他仿佛回想起什么,眼睛直视喻文州的唇道:“队长······我有一个很不科学的猜测,不过今天已经发生了很不科学的事了,所以我觉得这个猜测的可能性很大。那个,我们不会到了童话世界,这里的设定是公主······王子幼化了,需要另一个王子吻王子一下,才可以让王子恢复正常,好了队长我知道这个猜测很脑残,但是这符合童话故事的坑爹尿性,你看你刚刚不是亲了我我就重影了吗?不过童话故事里变身不该很快的吗?我怎么还在重?”

喻文州凝视有重影黄少天,思索片霎后点头:“有道理,所以我们该给这个故事一个童话式结局?”

“队长你的逻辑刚才被我吞了吗?”黄少天睁大眼,冷静理智的蓝雨队长是怎么把他的奇怪猜测和“该给这个故事一个童话式结局”联系在一起的?

“试试吧。”

黄少天:“试什么?不是队长,我那只是瞎猜啊你得出什么神奇结论了啊?我有点跟不上你的脑电波你给我解释······”

“少天。”

“队长······”

喻文州揽臂勾过黄少天的脖子,让他与自己额头相贴,他轻笑:“我陪你过接下来的每个生日好不好?”

黄少天滞涩了一瞬,本想挥开手让对方清醒清醒不要发病不要放弃治疗,但听了这句隐含蛊惑的低语耳后却燎上热度,怎么说呢虽然很羞耻吧但听了怪高兴的······

“嗯。”

他清晰应声,与喻文州相对的双眼晶亮得仿若缀了繁星。

6

“队长,你知道吗我做梦梦到我变成十七八岁的样子了,”黄少天和喻文州在洗漱台前一起漱完口,望着镜面中两人发丝凌乱白沫染唇的模样开始叨叨,“然后特别奇葩的是你吻了我后,我就有变回原样的迹象了。”

他同喻文州各拉过各自的毛巾擦脸,“更奇葩的是你后来和我说了一句超像表白的话,我居然就真恢复了,你当时还说这是达成了童话式结局,我们接下来该回归原来的世界了。超级中二的话啊听起来完全不像队长你的风格,不过还真是,你刚说完那句话我就真的醒了······队长你听得懂我在讲什么吗?要不要我给你来个详细版?”

“不用了,少天。”喻文州用木梳梳理着散乱的发,转头微笑,“我也梦到了。”

 

END

 我承认我永远只会摸鱼······

图一参考了百度百科里黄少天的官方“照片”,边上那挂了双层蛋糕的账号卡完全是因为人歪了画上去的。

图二照应文章,人体比例貌似不太对。

图三随手摸的Q版。

三张都很草稿风······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