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音黯

【双神】如果神威变成婴儿5

我觉得神威来这篇就是来受难和让别人受难的orz

5三个抖S一台戏

两列整齐的齿刻入柔白肌肤,没等神威咬下去神乐便偏转脑袋,松开左手拿手背去擦被啃的地方,蓝眸瞪向他:“你属定春吗喜欢咬人阿鲁?”

她狠狠抹了把微微湿漉的位置,见小神威在她怀里乐呵呵地笑得开心,本打算不和他计较的神乐额上青筋不禁浮起,单手掐上他白嫩嫩的小脸,虽使力不大,但也让恶作剧的小家伙抬起脸嘟起嘴,颇为无害地睁大晶蓝眼眸与她双目相对。

“再有下次我就拿漏斗给你灌奶水阿鲁!”

——再有下次我就打到你第三条腿骨折阿鲁!

神威静望神乐故作凶恶的脸,眼神放空了一瞬,随即又弯了双目,伸舌轻舔神乐的虎口。

鲜明的湿漉触感令神乐手部突现十字路口,她捏着神威的脸转头:“婆婆,把你家奶粉给我好不好?我去给这家伙好好喂食阿鲁!”

既然你不喜欢吃这种,那就给你多来点,本来还想去超市挑好的给你尝,现在,哼!

登势两指夹着烟管边吞吐边翻看账本,闻声吐出一口淡白烟雾,道:“那是最后一点了,我们家又不是托儿所。”

跟在神乐身后的新八抽了抽嘴角,不是托儿所,为什么酒馆里会有奶瓶,奶粉,婴儿车?婆婆你是不是暴露了什么啊喂?

“啊,残念(好可惜),”神乐扭过头来把神威留下的口水擦到他胸口的纯白唐服上,刘海打落下的阴影给她面部覆上一层森然色彩,“那今天就去超市买三鹿奶粉阿鲁。”

“你确定我们这里有卖这种奶粉吗神乐酱?”新八嘴角抽搐得接近痉挛,“而且你想对你哥干什么?想让他变成大头娃娃吗?”

神乐上下观察一番神威,认真回应:“我觉得他变成大头娃娃一定很好玩阿鲁!”

“那不是好不好玩的问题行吗?!”果然神乐是天人所以脑电波和地球人不在一条道上吗?

“会死的!这样你哥会死的!就算不死下半辈子也会很痛苦啊!”

“那就让他去死阿鲁!”

神乐抱着听了对话后仍旧一脸恬适微笑的神威出了酒馆,明丽的淡色日光照落下来,神威头一偏埋入神乐臂弯里,后者眯眼望向怀里稚气的婴孩,想了想还是微拢手掌将直射神威小脸的光照遮挡在外。

抬步准备去问银时要钱买奶粉,一道懒散的声音蓦然闯入耳中。

“母猪开始带孩子了啊,撒~这是在喂奶吗?”

神乐立刻不爽地怼回去:“你在这里搞什么阿鲁?cosplay吉娃娃当街狂吠吗?”

“我可没China那么闲,警察是要在街上巡查的,”冲田不顾身旁土方“给我好好工作别惹事”的训斥,上前一步微微俯身,双眸在与神威偏转过来的蓝眼对上时稍微睁大,“我说,这不会是你的孩子吧?”

神乐见冲田的人影完全覆盖了自己,也便把遮在神威面前的手撤下,抬脸用银时的话反驳:“你是白痴吗?怀孕至少要十个月阿鲁,我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生下个孩子,你当母鸡产蛋吗?”

冲田挑了挑眉:“呀咧呀咧,每个月都有排卵期的母鸡排出一个孩子来也正常吧?”

“那你的蛋踢下来一定也能孵出个孩子阿鲁!”神乐抬腿就踢向对方裆部。

在她怀里的神威刚因遇见久违的地球警察而略显亢奋地舔唇,见两人忽然展开对骂模式,各自注意力都被对方吸引,全然一副专注吵架的模样,他睁开的钴蓝眼眸不由眯起来,思索片刻后在神乐踢向冲田时自主往她胸前凑去,小手抓住她鲜红的衣领。

冲田提膝挡下神乐的袭击,脚尖一勾就想绊倒对方,见她抱着个孩子又转而将攻击点落在她大腿正面。

虽然抱着小神威但身手依然灵活的神乐身子一侧便躲过这一回击,迈步向前抬肘撞向冲田的胸骨。

边上土方见两人又莫名其妙打起来了,叼着烟蹙眉喊道:“你们都给我住手!”

“土方去死!”

“十四走开阿鲁!”

“嘿呀!”

两句日常拒绝暂停打斗的言语混着一声稚嫩的低喊,等在场几人回过神便看到一个暖橘色发丝的婴孩一手拉着神乐的明红衣领,一手拉着冲田的白色衣襟,小腰挺直,半坐在神乐臂上晃悠悠地于两人间维持身体平衡。

“银乐······神威你干什么阿鲁?”神乐垂头望着目光凝在冲田身上的小神威,刚刚要不是他乱动她肯定已经打到税金小偷了!

神威没有理会,眨巴了下眼睛便松了神乐的衣领,小手一拢上身一扑,整个人直直向冲田那里倒去。

“抱住他阿鲁!”没及时拦住神威的神乐急忙出声。

?!

冲田讶异了一瞬还是合起双臂,将绵软的一团抱住。

“他这是抛弃你了吗?”不太适应和小小软软的生物亲密接触,冲田低了视线与笑眯眯仰起下巴的小家伙四目相对,身体稍显僵硬。

神乐不满地奚落道:“我看他是闻到你衣服上的臭味,觉得你们臭味相投才扑过来的阿鲁!好了把他还给我阿鲁!”

“啧,谁会要这种东西啊!”冲田拎住神威的后领就准备把他往神乐怀里扔,“又不是什么宝贝,还不舍得给人抱一下。”

感觉到身后的拉力,神威刻意又攥紧了几分冲田的衣襟,小脑袋一抬张嘴啃上眼前的脖颈。

冲田察觉颈上一痛,略一用力就把神威扯离自己的脖子,轻声咋舌:“啧,这家伙怎么还咬人?”

神乐在旁见了却没心没肺地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咬得好阿鲁,再咬几口就更好了阿鲁!”

因为打闹声出来张望的众人见是这两冤家,该打扫的继续去打扫,该看账本的又去看账本,只有新八留在原地扶额,无奈道:“神乐酱,冲田桑,你们别闹了我们早饭都还没吃过呢!诶?诶诶诶——”

话到一半新八顿了顿,接着惊愕地拖长了尾音,并扶正眼镜仔细去看。

原本被提住后领,“乖巧”地坐在冲田臂弯处的小家伙仍然单手拽着对方衣襟,然而面上笑意却隐露恶劣之色。

冲田石化般立在大街一侧,感受手臂上温热的液体逐渐浸湿衣袖,怪异的气味直冲鼻腔,而神乐已然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恨不得捶地狂笑以示自己对这画面的幸灾乐祸。

“China,接好你家没有关水龙头的。”冲田瞥向捂腹大笑的神乐,随手就要把湿淋淋的神威往神乐身前塞。

神乐往后跳开一步才用手架住神威腋下,轻巧夺过笑眯眯的婴孩,同时满含恶意地解释:“妈咪说婴儿是控制不住拉撒的阿鲁,你今天绝对幸运E阿鲁税金小偷!”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