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安

【双神·过除夕夜的模式会随年龄变化而变化】

原著向,ooc有,私设有,恶搞系列,非常难得的亲情向,短篇写不完于是写了这篇神奇的东西当贺文。

情人节我又迟到了,我迟到过多少次了来着······算了,至少赶上了除夕,虽然过了24:00······(放弃自救)

总之除夕快乐啊各位!

1

神乐——3月半的奶娃娃。

神威——4岁多的小团子。

神乐(坐江华床上,懵懵然打量自己穿好的鲜红新衣,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最后视线转至床前立着的神威,非常开心地大张双臂):啊呜!

神威(愣了一秒后伸手把她抱起来,见小丫头在他怀里乐呵地挥着手,笑):妈妈,神乐好像很高兴啊!

江华(静坐于床浅笑看两人):嗯,穿上新衣服可能很开心呢~

神威(好奇):我小时候也这样吗?

江华(点头):也这样哦,神威以前一穿上新衣服可兴奋了,在爸爸身上像小猴子一样爬来爬去,还会拽他辫子荡秋千······(看到神威瞪大蓝眸,轻笑)是真的。

神晃(在一旁桌上摆菜,回应):以后要是爸爸的毛囊死光了,至少有你臭小子一半功劳!

神威(吐槽):明明是你基因不好,再说我现在又不拉你头发,天生脱发基因的爸爸还是早准备假发吧。

神乐(附和):啊啊!

江华(背靠床头,温柔微笑):秃头传男不传女呢,神威也要注意哦!

神威(垮下小脸,不可置信):······这个也是真的?(见江华颔首,彼时年幼的孩子毫不遮掩地用神情表达自己的沮丧)

神乐(虽然听不懂,但发现神威面色难看,便抱住神威脖子,轻轻蹭他脸):咿呀唔······

 

这个除夕,父子俩因以后可能出现的秃顶生涯,陷入了忧虑。

 

2

神乐——3岁的小丫头。

神威——7岁的小尼桑。

神乐(骑在神晃脖子上,指着街道不远处聚集的人群):帕比,去那里去那里!

神晃(看着神威老练地在街边摊买好鱼,非常自然地拎过沉重的袋子,目光示意热闹的人群):神乐想去那边看看,我们一起过去。

神威(从人群间隙中看到喷火杂耍的人,双眼亮晶晶的):好啊!

三人行至人群外围,发现要看到表演除非强硬突入。

神晃(想了想后):神乐,坐到爸爸右边肩上去。

神乐(回一声“嗯”后扶着神晃脑袋站起来,灵巧地转到神晃右肩上坐下)

神晃(看向神威):来,我把你托到左肩上。

神威(微微红了脸):不用了,神乐看就好,坐肩上是小孩子才做的事。

神乐(=   =):神威明明也是小孩子阿鲁!

神晃(笑):哈哈······你妹妹说得没错,上来吧!(不由分说地把别扭的孩子抱到肩上)

看了会表演后。

神威(晃着腿全然忘了之前的抗拒):爸爸,这些人是真的会喷火术吗?

神晃(在人群外围当人形桩子,虽然看不见但听俩孩子的惊叹却十分满足):那些是戏法而已,你爸爸遇到过的怪兽里倒是有能喷火的,一口火能燃起半片山头,非常强大!

神威:后来这头怪兽被爸爸打败了吧?

神晃(在孩子面前颇为自得,却强装严肃):那当然!

神乐(拍拍小手,晶蓝双眼含着崇拜):那帕比好厉害阿鲁!

神威(偏头笑):我以后也会和爸爸一样厉害的!

神乐(半懂不懂地继续鼓掌):那哥哥也好厉害!

神晃(笑得开怀):你小子,野心很大啊!好了好了,回去做除夕夜的饭菜了,不看表演了。

神乐(恋恋不舍):再看一会阿鲁,饭菜可以之后做,妈咪还没有醒呢!

神威(满不在乎):先回去吧,这些只是表演,还不如回家看爸爸表演胸口碎大石。

神乐:那我想看哥哥表演胸口碎大石!

神威:······回去再说。

 

这个除夕,父子俩非常傻呵可爱地在庭院表演胸口碎大石。

 

3

神乐——4岁。

神威——8岁。

【烙阳星】

神乐(给妈咪掖好被子,看向外面暗下的天色,小声嗫嚅):帕比和哥哥,今天都没有回家阿鲁······

【春雨飞船】

来自烙阳星的某夜兔(似乎抱怨却暗含得意):除夕夜我老婆又催我回去了,真烦!

阿伏兔(斜眼):别在我们面前嘚瑟!

某夜兔(笑):你们自由啊,没人叨念!

神威(望向飞船外的漫天繁星,面无表情,过了会看向阿伏兔,笑得灿烂):阿伏兔,好无聊啊!我们去玩吧,呐?

阿伏兔(扶额):我们要去出任务的啊小混蛋!

神威(惊讶):诶——出任务就不能玩吗?除夕夜不是就该好好休息嘛!

阿伏兔(垂眸):我们是海盗,不是正当职业,没有稳定假期,除夕夜可不是海盗过的节日。

神威:哦,那就当陪我玩好了,阿伏兔,我们去打一架吧?

阿伏兔(眼垂黑线):你到底是怎么把打一架和玩联系到一起的?

 

这个除夕······稍稍有点寂寞。

 

4

神乐——14岁的地球夜兔。

神威——18岁的春雨海盗。

【万事屋】

神乐(伸手):银酱,新八唧,除夕夜要给红包的阿鲁!不给红包就捣蛋!

银时(懒洋洋地挖鼻):傻吗?你把万圣节和除夕夜混一起了吧?红包这种虚伪的东西银桑可······呜哇!(被神乐拉住手一把甩出窗户)

神乐(拍拍手):就知道不该期待连工资都付不起的家伙。

新八(脑后滴汗,递上红包):姐姐听说你家乡有这种习俗,特意准备了红包······

神乐(一把取过,欢快举高观察):哇,新八唧,替我谢谢妙姐阿鲁!(从口袋里取出两个红包)这是我为你们准备的,记得收好放枕头下,会有好运的阿鲁!

银时(艰难地试图从窗户外爬进来)

【春雨飞船】

今年团长请客,大家特别热闹地吃了顿饱餐。

并进行了适宜的饭后运动——神威式练兵。

 

这个除夕,过得还是很愉快的。

 

5

神乐——16岁的怪物猎人(?)。

神威——20岁的海贼王(?)。

【烙阳星】

神乐(擦好桌子后把抹布一扔,布块没掉进厨房的水槽里,降落在神晃头顶)

神晃(顶着抹布假发):······

神威(捧着一束浅色木槿花进门,看到这一幕毫不客气地笑出声)

神乐(听到笑声转头):你们怎么回来了阿鲁?

神晃(拿下抹布,露出锃光瓦亮的头皮):回来过除夕。

神威(手指轻挠脸颊,笑):目标达成后就想回来看看啊!对了,你那条狗怎么样了?需要哥哥帮忙么?

神乐(摇头):定春已经恢复了阿鲁,现在睡在我的飞船上,过几天我就回地球,(顿了顿)你们是来一趟就走还是要在这留下?

神晃:我等你们走了就离开。

神威(思索片刻后,视线指向神乐):我和你一起走吧,刚好想去见见地球的武士们。

神乐:你要是想找银酱打架,先过我这一关阿鲁!

神威(握紧伞柄):呀咧呀咧,这么嚣张啊,要不我们先打一架吧,确认一下,(他笑得明媚)到底谁更强。

神晃(把手盖到俩死孩子脸上,抵挡意图给对方一头槌的两人):你们给我住手!今天除夕,给我先去把家里打扫干净!

神乐(含糊出声):我刚不就在打扫······

神威:······(握住神晃手腕)这只手,不会是碰过抹布的吧?呐?(拉开对方的手,狠捏)

神晃(把脱臼的腕骨接回去,怒):小鬼,你找死!

神乐(把手盖到两人脸上,推开他们):你们也给我住手阿鲁!

神威(微笑):神乐,你的手也碰过抹布哦!

神乐:······抱歉,那我去给你们准备洗脸和洗手的用具和水,除夕夜不要让妈咪看笑话,你们赶紧去做准备阿鲁!

神晃:哼!

神乐:帕比别哼哼了阿鲁,去买菜,神威和我一起打扫房间吧?今天要做一顿好吃的慰劳自已一下,这两年过得太辛苦了!

神威(上下打量):有么?我觉得你胖了啊!

神乐(额角冒出青筋):你才胖了,本女王是正常发育阿鲁!废话少说,先去把厨房清理干净!笨蛋哥哥!

神威(竖起食指):纠正一下,是欧~尼~酱~,不是笨蛋哥哥哦!请求别人的时候不要用这种糟糕的语气,不然,小心被杀了哟。

神乐(吐槽):不是所有人都有杀人的不良嗜好的,总之大哥拜托你去打扫厨房,我来收拾客厅和卧室阿鲁!

神威:嗨~嗨~(把花塞到神乐怀里)这个也交给你了哦。

神乐:知道了笨蛋哥哥!

神威(^   ^):看来在去地球的路上,我得好好教教你怎么尊重哥哥。

神乐:不要说这种会让人误会的话阿鲁!

 

这个除夕,三人团了一波,时隔两年相处起来,倒是意外的“温馨自在”······

评论(9)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