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安

【双神】企图镇压他人者易被反镇压•1~7(abo)

【阅前提醒】

1.灵感来自银魂性转篇,原著向,四年后,战场play,非正常ABO文。

2.剧情流,私设多,中二沙雕卖傻,大量流水账出没,前篇双神互动很少,所有互动集中后篇。

3.本文又名——

《ABO教的作死行动》

《当全团变成Omega(受方)怎么办》

《是道德沦丧还是人性泯灭?某知名海盗团团长竟然日Alpha(攻方)》

好吧请忽略······

请不要忽略最后一个题目!

这是真相和雷点,食用注意!!!

虽然只采用了ABO背景里的发情和信息素设定(双性人什么的我是拒绝的orz)。

ps:不了解ABO设定的同学最好百度一下再考虑进食。

1

宇宙浩瀚,总有那么几个爱作死的教派。

ABO教作为与凹凸教同样恶名狼藉的集体,当他们把算盘打到夜兔海盗团头上时,也意味着教徒们的“餐具”端上了茶几。

利用未完善的ABO射线将夜兔军团变作Omega,而后借助Alpha信息素对Omega的控制,把这批凶悍的战场好手收为己用,逼迫他们帮ABO教对外扩张壮大——这是ABO高层原有的计划。

正所谓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缺陷重重的ABO射线虽说强制夜兔全员发·情,却没改变他们的性别和战斗力,当ABO教成员喜滋滋踏入看似混乱的飞船内,迎接他们的不是嗷嗷待·操的Omega,而是提着拳头因发·情期到来而狂化的夜兔们。

 

说好的身娇体软易推倒呢?

明明是身强体壮被推倒吧!

Alpha信息素对彪悍的夜兔民族太友好了有木有!?

别人家都是躺平任君采撷,他们当免费兴奋剂啊岂可修!!!

 

好在教徒们随身携带了抑制剂喷雾。

浓郁雾气让这群差点把他们撕了的战士们冷静下来,可不等他们缓一口气,庆幸一下菊花未失,冲在最前方的青年忽然踢倒了本次教派行动的首领。

“呐,”笑眯眯的家伙一面踩住倒地者的后腰,一面好奇问询,“你们这是想干什么?说来听听。”

 

2

教徒们是有节操的。

敌人问啥答啥是不存在的。

于是夜兔们摩拳擦掌,非常愉快地给对方上了一堂战斗民族逼供课。

并最终获知——

如果要恢复正常,必须前往ABO教驻扎地用Alpha射线纠正他们的异状。

然而教派对行动失败也早有准备,倘若夜兔对他们开战,未必能讨到便宜。

 

“团长,你的意思是?”

阿伏兔问把玩着抑制剂喷雾瓶的神威。

靠墙打量团员们欺负弱者的青年眨眨眼,站直身后伸了个懒腰,笑意盈盈地朝飞船控制室走去。

“既然有人想和我们玩游戏,当然要奉陪到底哟,阿伏兔。”

 

3

神乐发现神威的时候,他正单手掐住一个ABO教教徒的脖颈。

对方高大的身形让他微微仰头,微笑却染血的白皙面容被昏黄光线涂上一层诡谲色彩。不待猎物奋力挣扎,血液已经自掌心迸溅开,仿若半空蓦地绽开一朵盛艳的曼珠沙华,又顷刻凋谢。

 

他生生掐断了对方的脖子。

然后又毫不犹豫地转身去屠戮其他生命。

 

他是她哥哥。

 

在见到神威屠杀的暴虐时,神乐的意识强调着他们间的关系。

他是她绝对不想变成的样子。

随即冒出的想法如此自然又如此决绝,超我对本我的桎梏深入骨髓,她大概一辈子都不会迈过肆意杀戮的底线。

但是······

 

但是,他又是她一直以来追逐的身影。

过往的亲密被记忆美化成无可超越的情感,中间的分离让期待与思念愈发浓重。

所以相遇后的伤害才那么刻骨,所以伤害后的和好与吵闹下的温情才那么珍贵,珍贵到让原有的亲情逐渐变质,失而复得的亲人渐渐成了对她有致命吸引力的爱人。

即便她无比清楚,她的哥哥始终保留着这么一面——

就像她眼前展开的那样,残忍,肆意,可怖,犹如猎场追逐找寻合格猎物的猎手。

 

4

战场作为杀机四伏之处,傻愣在原地一秒都有可能被剥夺性命。

神乐察觉身后的袭击时已然闪避不及。

沉重的权杖落在颈骨,近乎要将骨骼敲碎的力道令她前扑,倒地,好似明白这种攻击对夜兔而言还不够,对方上前想把权杖底端刺入她胸口。

匍匐的身影却兀地朝旁翻滚,随即起跳回踹,正中脑门,进攻的敌人被一脚踢晕。

 

“烦死了阿鲁,我又不是来找你们打架的。”

 

神乐蹙着眉揉揉后颈,双眸搜索一片混乱中躲藏的目标。

成为合格的怪物猎人后,她偶尔也接些外星文明的任务。

这次的单子倒有些奇特,一只会释放抑制情·欲气息的怪物盯上了某国,让全国人民长年处于贤者时间,无心繁衍,以至人口渐趋下降。

国家上层当然不干了,再这么下去是要灭族的节奏啊!赶紧找猎人把小怪兽打包带走!

神乐恰巧清闲,手头缺钱,接下任务便赶来这个星球。

等遥遥看到抑情兽身上遍布的插管伤口后,一番逼问才知这个国家原有的ABO教为研究情·欲触发与抑制,捉来不少物种采集材料,这不过是意外逃出的一只,把原先被折磨的愤怒全发泄在了民众身上。

至于搞事的教派,由于玩政权争夺玩过头,被赶出国土跑到星球另一端窝着,不时用卫星兵器朝该国发射五颜六色的射线,但因为从未造成不良影响,顶多身上添些香水般的气味,老百姓渐渐把头顶掉落的光束当烟火看了。

 

出于职业道德,神乐决定将这只小棕熊一样的生物送到稀有物种保护站去。

然而警惕性强戒备心高的“熊孩子”表示拒绝,并和神乐开展你追我逃的游戏。

这个星球体型十分娇小,追逐仅仅四小时神乐已经来到星球的彼端。

皮上瘾的“熊孩子”瞧见战乱,飞快窜入人群,借助混乱的场面迅速溜走,而她却陷身战局,被人缠斗,难以脱身。

 

5

“哎呀呀,操控器就在这里么?”

血顺着变作暗红的斗篷边沿滴落在地,身着一袭黑色唐装的神威迈入神殿深处,他鞋底还沾着些许鲜红,每踏一步都仿佛在亵渎这片纯白明亮的空间。

是的,纯白明亮。

相比于这个教派所做的肮脏勾当,他们修建的神坛却足以令常人产生崇敬与叹服,雪白光洁的大理石地板,齐整漂亮的神座前阶梯,精巧华丽的墙面浮雕,奇异精致的天花板壁画,倘若浮雕壁画的内容更含蓄纯洁点,大约有人会误会这是个正经的教派。

当然,不论ABO教如何,正义也好邪恶也罢,既然招惹了他们,便要付出代价。

跟随神威而来的夜兔们同样浑身沾血,戾气四溢,看得数名教派高层人员一阵慌乱,却又在领导者的安抚下逐渐镇定。

将自身转变为Alpha的教皇凝视年轻的夜兔领袖,对方全然不受信息素影响的模样令他暗暗叹气,开口时却冷静沉着仿若胜券在握。

“ABO射线非常不稳定,使用方法只掌握在我们高层人员手中,阁下如果想让团员恢复如初,你们必须听从我们的安排,不然,”他注意着神威的表情变化,却发现这位贯彻笑面瘫的设定,听他言语唯一的转变是嘴角弧度翘高三分,稍稍露出感兴趣的意味,“您和您的团员永远都无法脱离抑制······”

“砰!”

枪响。

白袍教皇猛地朝旁闪躲,身后的一位教徒迎下这一击,鲜明的红在白衣上缓缓洇开,恐慌又一度让神座周围的人员失控。

教皇面色终于变得难看,但这一枪似乎仅是杀戮再起的信号,在他反应过来前,开枪的神威蓦然腾空,下落后一脚踩在他脸上,夜兔们也纷纷提伞,完全没有受他威胁的迹象。

铁锈味慢慢充溢这个精致白亮的神殿。

夺走教皇身上操控器的神威踩住他脖子,低头轻笑:“你好像搞错了一点,我们是海盗团不是主角团,如果你不肯说这个怎么用,没关系哦~”他伞尖对准教皇的额头,“我会找下一个识时务的人。”

 

“咳唔······等等!我说!”

 

6

神乐捉住缩在一具尸体下的抑情兽。

深棕色的小家伙在她怀里尖叫,周遭尽是四散的残肢头颅、浸血的暗色地砖,也有部分是晕厥过去的鲜活肉体,施暴者冲入了神殿,留下这一地狼藉。

她像抱着玩偶的女孩,在战乱中心露出迷惘的神情。

但很快她的眼神又清明起来。

这并不是一群值得同情的教徒,他们所犯下的恶行未必不值这般惩戒,即便其中有人无辜,但她无法阻拦神威,更无法阻拦被血腥气撩拨得兴奋的夜兔众。

她能做的只有自己不下杀手。

 

要留下和他打个招呼吗?

 

她边拿出镇静剂给乱动的小家伙注射,边想着这个问题。

在她想明白前,天穹之上庞大的血红光柱忽的下落,走出神殿的神威等人和她被一同包裹其中,过度明艳的色彩覆盖视野,携来隐约的不详。

 

7

“啪!”

绵软生物落地的轻微声响。

刺入怪物臂侧的针尖在她晕眩的前一刻被拔出,此时因为身体暂时失控,针筒掉到地上,骨碌碌滚开一段距离。

随即它被它的主人踩住。

仿佛根本不想控制力量,脆弱的塑料针筒被神乐轻易碾碎,她宛如根本不在意她的目标和用具,径直朝神殿门口走去。

 

那里有什么在吸引她。

 

是什么呢?

 

 

是什么呢?

 

 

她无意识地拉扯自己的衣领,升温的喘息从口中吐出,燎烧的情·欲毁去理智,唯一在模糊意念里留存的只有一个想法——

去找他,他一定能帮她。

评论(8)

热度(39)

  1. 七夜约克夏阿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