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音黯

银魂双神

夏夜,外界不知名昆虫的低鸣伴着隔壁房间轻微的咳嗽声,在安静的黑暗里荡出一片让人微躁的奇异氛围。
神乐在稍薄的被子里向右翻了个身,由面朝墙壁改为面朝神威,小脑袋枕着自家绵软的枕头,晶蓝色大眼睁开凝视眼前微暗的景象,静望片刻,她伸出手揪住神威头上那根不乖顺的呆毛,轻轻往下一拽。
“哥,睡不着阿鲁。”
她知道对方也没睡着,不过就算睡着了她可能也会把他折腾醒。
“嗯······”轻柔地应声,神威的手探出同盖的被子把她的爪子捉回被窝里,两人隔着一小段距离同躺于小小的木床上,相连的手将两个独立的个体联系起来,交换温度的同时也让双方心中腾起一种安宁平和。
神威掀起眼睑看着昏暗光线下神乐稍显模糊的轮廓,捏捏被握在掌心的软软一团,轻笑:“怎么了?要欧尼酱给你讲个故事吗?”
“不要阿鲁,他们说睡前故事只有小屁孩才要听。”神乐轻松挣开神威的手,小小的身子挪过去,头霸占他的枕头,最后在侧躺的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安稳下来,稚气轻软的嗓音里含着烦躁,“就是烦阿鲁!”
神威则很自然地伸臂搂住她,额头与她光滑圆润的额相触:“呀咧呀咧~你不就是个爱哭的小屁孩吗?(成功被撞头一次)······嘛~烦什么呢?”
沉默了一会,她才开口:“呐,神威,妈咪会离开我们吗?”
“······不会的。”
他顿了片刻才用肯定的语气道,拥住她的手臂收得更紧。
隔壁断断续续的咳声和低沉的男人语音混合着传入耳朵,神威敛下眼睛,今天是难得一家团聚的日子,平常江华咳成这样他一定会去照顾,但神晃回来后他就能暂休一段时间。
只是长年累月养成了不时起床照料母亲的习惯,连带神乐有时候都会下意识支起耳朵听隔壁的动静,所以听到咳声的两只小家伙不太睡得着。
“嗯,一定不会的阿鲁!”神乐似乎很信服的样子,小脸上漾开暖暖的笑,充满活力的声音安慰自己的同时也安慰着另一个已经惯于压抑自我的家伙。
“好了,睡了哟~闭上眼睛。”他抬手轻轻揉乱她头上细软的发,语声轻缓温柔。
“知道阿鲁!”
像只小猫般蹭蹭他的肩侧,神乐小脑袋避过他的手臂以免压到他的伤口,然后安心闭眼睡去。
神威感受着怀里小兔子浅浅的呼吸,唇角勾起一个带暖意的弧度,很顺手地拉过被子遮住她外露的肩膀,便松松抱着她同样垂下眼帘。
······
第二日。
“起来了。”
含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声音一同骚扰她睡觉的还有轻戳她面颊的手指。
“唔······”神乐一把抓住他的手指就要往某个诡异角度折下,还好当事人及时捏开她的爪子。
“今天我们要和父亲一起逛街买东西哟~如果睡晚了就没得买【哔——】了。”神威侧脸枕着乳白枕头,很有趣地看了会怀里小家伙赖床的迷糊模样,便起身掀开被子,偏头见她蜷起来一副“我还没睡够你走开”的样子,他轻叹一声,伸指在她额头上“啪”地一弹。
“呜——”小兔子双手捂住脑门睁开眼瞪向他,“笨蛋哥哥你干嘛阿鲁!很痛的!”
“叫你起床啊~”
神威很无辜地回应,翻身下床去拿衣服。
然而等他穿好衣服转身,某只小兔子又躺了下去,还把纯白的薄被全部裹在身上像个注入夹心的小蛋卷般倒在床中央,头脚全埋在被子里。
白痴妹妹,你不怕被闷死吗?
神威哭笑不得地看着床上的“蛋卷”,见她没动静,只好上前抓住被子一角往床头一掀,“蛋卷夹心”咕噜噜滚出来,在撞到床头木板前被神威一把拽住雪白里衣后领。
明显被打扰到的小神乐一手反扣住神威的手腕,稍一使力就要把他往边上扔,但神威却借更大的力道挣脱开,而后两手虎口架住她腋下把她抱起来,让她在床沿立好,就开始给她套衣服。
“我说,该醒了。”
他单手拍拍垂下脑袋紧闭双眼的神乐的小脸,清冽的孩童音线下压,透出些许作为哥哥的威严。
充分实践站着睡顺便穿衣的神乐蹙起小眉头,伸手往前一揽,搂住神威脖子在他颈窝处寻到个好位置就歪头又睡下了。
“······你是准备当睡美人吗?”看实在弄不醒她,神威无奈低喃了一句,抱起尚且娇小的她往洗漱间走去。
果然,妹妹是种很麻烦的生物呢~

评论(6)

热度(21)